正文

围绕着荣格跑圈

独处的时候
作词:吴青峰 作曲:吴青峰
演唱:苏打绿

独处的时候 夜容易特别黑
独处的时候 心容易悄悄破碎
冷冷的手发抖
热热的泪坠落
独处的时候 好想有谁能出现

独处的时候 像跌进了深渊
独处的时候 想拆穿全世界的谎言
时间不肯快走
细节不停穿梭
独处的时候 好怕有谁会出现

独处的时候 尽管所有情绪都逃逃逃不开
独处的时候 还是要勉强自己
想得开
photo by 摄影师  
Aki

photo by 摄影师 Aki

    耳机里放着这首歌的时刻,我想着荣格,围着操场一圈一圈跑步。

    多年前就尝试读荣格,一直处在拿起来读一会儿,生气,摔书,过一阵拿起来再读一会儿,生气,再摔书的循环中。和咨询师朋友们讨论,大家似乎都在不同的时刻摔过荣格不同的书。因为我抱着一颗”荣格,荣格,我们一起玩吧!”的心,结果,你热脸贴了他一个冷屁股。王秀冰咨询师跟我说,当她连荣格的自传都摔过的时候,她决定暂时屏蔽这个冷屁股。

    这学期在台湾认真开始修荣格理论的课,与荣格学派的分析师讨论,我说到摔书经验时,她温柔一笑,”我也摔过。”那一刻,我们坐在温暖阳光下的庭院,世界安好,一坨鸟屎刚pia叽掉在国际分析心理学会理事长Joseph
Cambray 写的《共时性》这本书上。我和她一起大笑,不用言语。

    荣格学派的Verena
Kart在《童话治疗》中写道:”反移情的作用一方面和分析者對受分析者根本問題的了解有關,另一方面也和受分析者目前夢中呈現的現實問題相關;除此之外,在介入的過程中總會有無法解釋的要素。”

我喜欢这最后一句,那一刻无法解释的亲近,仿佛我们在心中击了一下掌。

    有一天,我在看哲学(是的,我在念心理咨询的博士),我看到了混沌理论。简单说来,古典物理学追求的是一种”简单”的科学典范,但是随着理论发展,所发现的现实世界的复杂性却越来越高,充满了不确定,不可预测性,而呈现无法组织化的复杂性。James
Yorke在1941年提出了”混沌”的概念,取代”简单”,随之发展成为科学领域的一个重要学问。那一刻,我突然理解,在这个宇宙中,有些事物并没有线性的因果关系,它们同时出现,有时候,产生了有意义的联系。

    有一天,我在看《小王子》(是的,我在念心理咨询的博士),我注意到作者Antoine de
Saint-Exupery是1921-1923年在法国空军中服役,曾是后备飞行员,后来又成为民用航空驾驶员。而小王子这个故事正是由一个飞行员来诉说的。我突然明白曾经听到的这是一个作者走着自性化历程的一个故事,那永恒青少年的情结呀,久久不散。

    我围着操场跑步,我感觉到孤独。我的脑中浮现出一个意象,荣格仿佛是中间那个我围着跑的圆圈,我在他的周围用神话,用童话,用经验,用感受,用一切尝试与他接触。当我感到孤独时,他终于从石头堆里移开冷冷的屁股,回头冲我抛了个媚眼。

    第二天我戴上我时隔五年回到纽约现代美术馆Moma碰到的一对耳环,那是一对”∞ “ 无限符号的耳环。
我想有一天我也会如这对耳环一样,从荣格的圆向外跑去,跑出自己的一个圆,形成一个无限的符号。

发布于2015年4月13日 星期一 14:24:46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