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生所爱 ——从心理动力学角度看《西游降魔》

《西游降魔》讲述了一个人从对关系的拒斥,到建立关系,执着关系到丧失关系、内化关系的过程,也可以看做一个人逐渐从贪、嗔、痴中解脱的过程,同时,不同的人物设定,反应了不同的人格水平,仔细看甚至可以看到一个心理治疗的全貌。个人觉得这是一部蛮值得咀嚼品味的电影。

神经症的沙僧:痴

在沙僧变身成食人大白鲨之前,沙僧是一个善良质朴的好青年,因为救了落水儿童而遭误解,反而被眼睛雪亮的群众打死。沙僧死的冤,也死的痴。俗话说,是笨死的。想想嘛,救了别人孩子,却被人误解,不会自证,越辩越糟,这该是有多痴啊!

在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影片并没有着意表现主角陈玄奘,反而将很多镜头给了河岸边的奇葩众生——这是和沙僧这一角色的内心配对——其实象征着众生的痴迷。影片以河水和幼女开始,而这两物恰象征着无意识,生活在河岸边的人们,就如同这世间大多数人一样,其实并不知道自己生存的意义是什么,只靠着本能、血缘关系和迷信金钱日复一日的活着,随时都有可能被无意识所吞噬。他们也不必知道。因为,知道太多,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比如陈玄奘,他很清楚大白鲨要来了,也很清楚那个假道士的是个江湖骗子,但有什么用?这时的陈玄奘,也很痴,痴到要用儿歌三百首,去感化大白鲨,以至于好脾气的沙僧都忍不住胖揍他一顿:TMD还有比我更蠢的人。

但陈玄奘的痴和众人的痴不同,他的痴里含有智、勇的种子。这使得他在未来有了可以转化的机会。就像荣格所说,他的一生都是无意识自我实现的故事。奇葩群众并不是没有机会,可他们在无意识的长河中只会尽情的玩耍、歌唱,放纵自己,他们不像陈玄奘,能从河水中嗅到危险,却并不惧怕,愿意从无意识的狂暴本性中去点燃自己这盏明灯。也正因为如此,他避免了被痴迷中的奇葩群众再次冤死的结局。陈玄奘不是沙僧。

我们知道,在心理动力学的理论中,神经症的人格结构是相对健康的,容易治疗的,也是构成我们这个世界的大多数。就像我们都有七情六欲,食人间烟火一样,当遇到挫折和创伤时,我们也都会固着在那一点上,用强迫性重复的方式的永不停歇的去奋力推动那块从山顶滑落的巨石。我们有冲突,因而我们有力量,我们爱憎分明,只是有时有些偏执。我们忙着和别人勾心斗角为稻粱谋,暂时没有太多时间和精力去怀疑自己——用心理动力学的专业术语说,这叫稳定的自体感。神经症的我们就这样的生活着。

影片里的奇葩群众也是这样的生活,若非自己的痴迷闯下大祸,他们的生活其实很无聊的。是的,神经症水平的人生活的味道是平凡的。关系也很平凡,就像电影里的母女邻里之间,没什么好谈的。影片对沙僧略带偏执的恨的描述,只是为了烘托众人的痴,不这么拍,神经症的内心世界容易让人睡觉。恋爱也一样,你情我愿的该那啥就那啥了。这样的感情其实是适合大多数人的,但是总有一群无知大龄中老年少女似乎觉得意犹未尽,总想搞点什么轰轰烈烈出来,于是,才会有了”NO
Zuo NO Die”,也才会有接下来关于猪妖的故事。

自恋的猪妖:嗔

段小姐和陈玄奘的关系严格来说是从收猪妖的故事开始的。因为从打猪妖开始,段小姐开始了解陈玄奘,她说他才是真正的大勇之人,这点见识,我认为比紫霞仅仅因为至尊宝拔出宝剑而爱上他要高明一些。这种发自内心的镜映和爱慕决定了陈玄奘后来会爱上她。尽管她爱的方式一开始有些幼稚,用她以为给予的方式在索取。顺便说一句,这好像也是现在很多感情出问题的地方。

猪妖和沙僧都有恨,但细心感受便会发觉,他们的恨,性质不同。沙僧死于痴,猪妖则死于贪,困于嗔。他们都杀人,沙僧的痴没有方向,恨指向众生,而猪妖的恨含有自恋的暴怒——因为自己长的丑,容貌是身体自体感的最重要的表征——这让猪妖感受到深深的耻辱感。不要小看躯体因素,在青少年阶段,有很多人会因身体容貌的不如意而感到自卑甚至自伤,这直接导致了当下整容业的火爆。

猪妖容貌丑陋,但却有娇妻一枚,这是明摆着会出事的搭配。猪妖如果明智,那么就应该在妻子不对劲的时候成人之美。显然那时他肯定被自己的贪婪之心所笼罩,因此送了命。这实际上在宣判,猪妖是不配这个女人的。因而猪妖所受的创伤,造成了自体感的崩裂。为了让自己好过一点,猪妖发展出了一个假自体的形象,一个笑容僵化满面油光的帅哥,会做拿手的烤猪,我个人觉得没什么形象比这个形象更能代表”假自体”这个术语了,甚至高出了装逼这个词。但这样一个时代,装逼比较流行,因此会吸引很多比如电影里误入高老庄的那样的小情侣。 

娱乐至死嘛。

我们可以看到,在电影里,猪妖的假自体不说话,一说话就露出了真面目。这其实象征着假自体无法言说出有意义饱含情绪体验的内容来,如果一个人和假自体待的时间长了,会觉得索然乏味无聊透顶,自然无法建立良好的关系。就像那对小情侣,女人的好色促成了男人的自恋,他们之间与其是恋爱,不如说是一种很浅薄的互相依赖。假自体——小情侣,是一个配对。虽不起眼,却是这一节中最重要的配对。

此时,段小姐的靠近让陈玄奘不安。一方面固然是她的假自体——我们姑且称之为段小姐团队那夸张的表现;另一方面也是陈玄奘极力想要否认自己的动心,虽然被师傅一眼看穿。陈玄奘对此甚是恼怒,这挑战和破坏了对自己取经人的身份认同。他越是恼怒越发现自己真的开始慢慢喜欢段小姐。与其这样,还不如躲开,正好,借着寻找孙悟空的理由,他躲开了。取经人现在还只是是陈玄奘的假自体。在这一段故事中,猪妖就是陈玄奘的镜子。

这一段中,出现了另几位驱魔人,若是将其比照活跃在当下的咨询师,会有挺有趣的发现。那个五行拳很像初学者,得其形而不得其意,天残脚似乎是因为自身有问题而学习心理咨询的咨询师,空虚公子活脱脱像极了自恋型的咨询师。他们并不是不能咨询,他们只是在用自己的防御功能在咨询,咨询可以有效,只不过咨询对象有限。

偏执的孙悟空:贪

如果说猪妖是自恋人格障碍,孙悟空就是典型的自恋行为障碍,几乎是最严重的人格障碍,并带有偏执和反社会的特点。但之所以由猪妖来引出孙悟空的故事,乃是他们的问题均可堪称自恋缺损这一轴的变异体。猪妖的内部客体关系依然残留着良好的一面,他依然深爱着他的娘子。孙悟空可没有,陈玄奘师傅说他”凶狠狡诈,阴险毒辣,怨恨太深”,这几乎和动力学诊断手册对自恋型反社会人格的描述非常一致,比如以下这段”他们为了自身目的,可以无情利用他人。。。所有这些自恋和反社会人格疾患之变异型,都可能出现在极具魅力的人身上,他们深谙如何操纵,将其他人都蒙在鼓里”(《动力取向精神医学》)。也就是说,他不允许自己的世界里存有他人,他就是世界,世界就是他。因为他一无所有,所以他贪天之功,以为自己拥有所有,他想僭越神,替代神,叫齐天大圣恐怕已经是谦虚了的表现。

匮乏到极处,因此贪婪到极处。猪妖这种自恋受损程度和他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贪嗔痴中,贪为根本,因匮乏和不足而贪,无法如愿而暴怒,是为嗔,可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时间长了,人为了感觉好受一些而选择隔离和压抑,于是就有了痴。贪为病根,于是世界上的主要文明都发展出一套对付贪欲的价值体系或信仰体系。精神分析理论一直有”缺陷”模型和”冲突”模型之争,从这角度看,”缺陷”模型似乎更为根本。

在孙悟空面前,段小姐和陈玄奘之间的关系显的很轻松。在这部略重口味的影片里出现了难得柔情的一小段时刻,段小姐演绎了一段”一生所爱”,这首歌唤起了每一个人内心中对那份永远不可企及的关系的渴望,简直是伤感的一塌糊涂,凄美的惨无人道,很多人被这虐恋所击中。可不知为什么,我一直以为这首歌的名字叫”永失所爱”。

当然孙悟空不会感觉到,他无法内化一切关系和情感经验,也就无法存在超我,没有道德感,没有自体他体界限,没有同理心,只有一点以虐待性为主的古老原始客体,即镇压和惩罚他的佛祖。

如果说,陈玄奘对孙悟空的互动是心理治疗的话,陈玄奘可干的不怎么样。整个过程中,他唯一做的亮点是给人家一个香蕉,这个”矫正性的情感体验”达到了初始目的。此后,陈玄奘的一次不合时宜冷冰冰的面质”你只是走出了山洞,佛还在”差点让他自己送了命。最最根本的是,孙悟空也是陈玄奘的一面镜子——照出了他一心想”求大爱”的执心。假设这真的是一次治疗,假设来访者真的是像孙悟空一样的恶性人格障碍,那陈玄奘这个咨询师真有可能被来访者干掉,要知道,咨询师也属于高风险职业。如果还有人觉得咨询师这个职业多么的伟光正和小清新,用周星驰的另一句台词回答你:地球很危险滴,回火星去吧。

再往后,就不关心理治疗的事了。

段小姐不再把注意力放在什么变得温柔点之类的假自体上,用真实的爱”断”了自己,帮助陈玄奘完成将关系落到实处的转化,此时,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有过牵挂,了无牵挂”,陈玄奘证成了玄奘法师。

最后,谈一点对无厘头风格的理解,无厘头就字面意思是”故意将一些毫无联系的事物现象等进行莫名其妙组合串联或歪曲,以达到搞笑或讽刺目的的方式”。关键词是”没有(逻辑)联系”,这说明无厘头的言说风格具备初级思维过程的特点,初级思维过程是不讲逻辑的,但又不是真的没有关系,而是充满各种原始体验的直观联系。要将这种原始体验拍成电影,能自圆其说,让人看得懂,又能出喜剧风格,口味又不能太重,此种分寸,我想是很难拿捏的,也借此文也向星爷致敬。

发布于2015年4月23日 星期四 15:22:55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