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香水无香

故事是酱紫的:

主人公葛奴乙刚出生便被母亲一脚踹到了臭气熏天的死鱼堆里,自己的一声啼哭把母亲送上了绞刑架;在孤儿院度过童年又被卖到皮革厂做童工,主人在交货转身离去时便被强盗割喉惨杀;然后是漫长的少年,在获取香水师的赏识转做学徒时,皮革厂工头又因酗酒而溺毙;当他为寻求制作香水的更高技法而离开巴黎,香水师则怀揣着一百种精妙的配方和自己的房子同沉河底——似乎凡是遗弃他的人只有一死,这样一个人是否真的是上天保护的天使?

但天使不会杀人。在巴黎,葛奴乙杀了卖水果的姑娘,在格拉斯,他杀了14个女人。杀人的时候没有见到他有任何的内疚和恻隐之心,而杀人的目的仅是制作一瓶传说中法老的香水,据说这种香水由13种香料基底构成,人们只找到12种,葛奴乙找到了最关键的第13种,处女的体香,人的味道。只有魔鬼才这样做,他是魔鬼么?

天使和魔鬼往往只有一线之隔,那条线,便是葛奴乙天才的嗅觉。

……

关键词:味道

葛奴乙出身于味觉刺激极限的环境,然而正是这种刺激拯救了他的生命,因此,味道成为他维系生命的象征,味道取代了母亲的角色成为他存活和成长的容器,成为他依恋的客体,葛奴乙就像”洛伦兹的小鹅”一样,没有看到母亲,但”看到”了味道。我们可以发现,在影片中,葛奴乙对味道的敏感和渴望远远超过一般人,并且贪婪地嗅着一切,包括一些常人看来肮脏浊臭的物体。味道,意味着葛奴乙求生本能。而味道的逝去,则象征着生命的结束,葛奴乙绝对无法忍受这种消逝带来的死亡焦虑,因此,对味道的保存有着强烈的本能色彩。

在葛奴乙的世界中,味道还被赋予更为广阔的含义。味道是葛奴乙用来和世界保持联系的一种方式。在孤儿院,没有人理会他,只有他和味道玩,味道在这里外化成一种游戏的客体。其实,在葛奴乙的潜意识中,味道已然成为一种虚幻的内在客体,在飘渺的客体影像中,葛奴乙不至于过于孤单。影片用不断追踪着葛奴乙嗅到的物体的镜头表现了这一点。

关键词:保存

可惜,即便是最温情款款的味道也是稍纵即逝的,是不稳定的(突然发觉用味道来形容生命实在是再贴切不过了)。早年不幸坎坷的经历使葛奴乙心中充满了被剥夺或被迫害的焦虑,他一直在寻求保存味道,实则是在克服这种被依附到味道上的被迫害焦虑。这种焦虑第一次被激发是他在巴黎误杀了那位卖水果的少女,当葛奴乙贪婪地嗅着少女尸体的每一寸肌肤时,突然感到了生命的逝去。”我需要它”——当最后一名被他杀害的少女的父亲质问他为什么这样做的时候,葛奴乙做了上述回答。是的,他需要牢牢控制住这种味道,否则,他永远无法获得母亲般持久而宽容的爱,内心中那些飘渺如浮云的内在客体随时都有可能碎裂。这一点在葛奴乙无法闻到自己体味的那一幕显得特别震撼。

此时,葛奴乙的内心开始分裂。一方面,他必须创造出让所有人都膜拜的味道以让世界臣服于他,他就是世界,这是一种内摄理想化客体的努力,是原始自恋极端化的体现;另一方面,当被一位妓女拒绝以后,他把所感到的被迫害焦虑再次投射到被他杀害的少女身上,这样能使他杀人时不会心慈手软。妓女是葛奴乙所杀的女人中唯一不是处女的,也是他主动杀的第一个人。妓女的拒绝,对葛奴乙来说,象征着母亲的拒绝(母亲不可能是处女)。当然,不是”恰到好处的挫折”,并且充满了敌意。接下来的一切,对葛奴乙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关键词:吞噬

葛奴乙虽然成年,但内心世界依然处于婴儿的状态。他无法分清现实和幻想的界限,没有稳定的客体关系,甚至杀人都不会内疚。这些都是典型的前俄狄浦斯期的表现。葛奴乙唯一一次成年后的流泪,是他站在刑场,目睹着众人在他的神妙香水的熏陶下忘我地互相亲昵、做爱,那一刻,葛奴乙感受到了孤独,站在世界巅峰的孤独。我猜葛奴乙此刻在羡慕,羡慕众人具有这种人的关系。

葛奴乙开始了幻想,幻想和第一次被他误杀了少女在做爱。这一刻是他最接近俄狄浦斯阶段的时候。此时,葛奴乙——性爱——台下的众人构成了内心世界中第一个三角关系。他一定感到了巨大的罪责。这本是葛奴乙成长的良机,可惜脆弱的人格无法支撑他在往前走一步。平衡被打破了。葛奴乙的内在客体那一刻崩溃了,味道不再有意义了。

葛奴乙在潜意识的指引下回到了出生地,这回他要寻找实实在在的母亲,至少,他要寻找一种人的感觉。他需要人来充当客体,而不是味道。他手里唯一能和人建立联系的只有手中的这瓶惊世的香水。他太渴望了,以至于只有让自己被人们吞噬才觉得重新拥有这个世界。这样他就永远和人在一起了。他不再孤独,不再担心被人迫害,也不再等待,他就是别人,别人就是他。他终于和母亲在一起了。

以前他只知道索取,现在至少他懂得了付出。

香水无香

有意思的是,当葛奴乙获取暂时宁静的一刻,恰是他闻不到任何味道的时候,那时他在一个山洞里,如同回到母亲的子宫。这种原始的混沌状态实则是葛奴乙的一种退行防御。不幸的是,很快,人们就给混沌凿了五官……

发布于2015年4月23日 星期四 15:30:51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