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奶嘴与手机

科技高速发展,人类这个物种也随之在潜移默化的改变。PM2.5重新塑造人们的呼吸系统;驱车替代徒步和马车、滚筒转动替代搓洗捶打……它们改变了人们使用手脚的方式;手机电脑互联网碎片化了人们的时间空间,悄悄影响着神经系统。依托它们,方便先进、恶化降低了人们在地球村的居住品质。人们一边孜孜不倦加快科技发展水平,又一边以正念低碳慢生活抵御它们对人类身心的疯狂劫持。

我们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了你和我?扯远了,只是想讲两个小故事。

故事一

黎婴睁眼醒来发现妈妈不见了,抱着自己的是姥姥,黎婴使劲地哭:“我要妈妈,我要妈妈。”黎婴不明白为什么睡一觉,心爱的妈妈,不见了。
姥姥说,“妈妈要读研究生,爸爸工作忙。以后你就在奶奶这里了,宝贝。”

“我要妈妈,我要妈妈。”“不哭啊,宝贝,爸爸妈妈以后会来看你的。”
黎婴给妈妈打电话。可是,打了好多次,妈妈才回一个电话,说,“你乖乖地在家里听爸爸的话,我们来的时候给你带好吃的。”
奶奶带黎婴玩家里新买的电动玩具,姥姥带黎婴去游乐场做旋转木马,可是黎婴玩得很不开心,很不安心。总是,三魂掉了七魄。

正在读高三的黎婴说到手机对自己的吸引:每次到要上课之前,她就要打开手机,看看有没有新出来的歌手啊,或是喜欢的歌手有没有出新歌;看看有没有同学在QQ上给自己留言啊;看看,有没有什么新鲜的信息啊新闻啊。
如果发现了目标的话,在课堂上,人就会很充实,那一节课就有事可做了:听自己喜欢的那个歌手唱的歌,了解这个喜欢的歌手,他的个人爱好。

黎婴发现自己的同桌也是,他每次在上课的时候也要看手机,看看她的女友有没有在QQ上给自己留言;看看,他喜欢的电子杂志有没有更新。

好像每次在上课之前,忍不住地要打开手机看,就是为了,需要探索发现,一些自己可以喜爱的东西。她觉得似乎当能够找到这些的时候,心就变得安妥了。如果不做这些,我就会觉得,心里空荡荡的,没着没落的感觉。

当黎婴说着说着这种空落落的感觉时候,回忆起来与之相同的感觉:小时候一个人被留在了奶奶家里的空落落感觉。她回忆起自己早年的这段经历,就是我们在文章开头看到的那段内容。

故事二

羽佳对自己有这样一个发现,只要一个人静下来要去做一些事情的时候,就要不自觉的打开手机,看看微信,聊聊QQ,一晃就是几个小时。这使得他无法专心去做他当下必须要完成的事情,这令他痛苦不已。
直到有一天,他将自己早年,最早的记忆和不自觉的要去看手机这事儿,联系在了一起。
记得还是两三岁的时候,冬天起床,要穿那条厚厚的毛裤,他力气太小,实在没有办法把脚伸进裤腿里。
他顺手,把裤子塞给妈妈向妈妈求助。妈妈眼睛一瞪说,“你这个蠢包,这样的事情还要老子跟你做,你都这么大了,不要麻烦老子。每天伺候你吃喝拉撒,已经烦死老子了。”
还记得自己当时吓坏了,“哦!以后这样的事情都不可以麻烦妈妈。都必须要自己做。怎么办啊?!”
陆陆续续又回忆起很多与之相关的记忆:学生时代,一遇到难一点的题目就想逃离。几乎每天都无法正常完成作业。成年后的自己已经严重为拖延症所困。

哦,你可能要问,这是要说都是手机惹的祸?且慢。

英国小儿科医师兼精神分析师温尼科特说,婴儿最初是无法区分自己和他人不同:当婴儿饿了的时候,一个乳房恰好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可以立即满足自己的需要。在婴儿的内心中会出现这样的一种错觉,这个乳房是他自己创造出来的,他可以任意的控制这个乳房的出现和消失,通过乳房来满足自己的需求。随着断奶的到来,随着母亲没有及时喂哺、没有及时换尿片的事情的不断发生,婴儿全能感彻底地摧毁,他在完成对自己和他人的区分的心理发展过程。期间,婴儿会寻找一些过渡性客体。比如安抚奶嘴,毛毯或者小熊的安慰,象征性替代那个可以听由控制的妈妈。通过这种方式去重温以前的感受。随着婴儿对自己的身体、大小便的控制,过渡性客体逐渐退出生活,孩子稳定的自体形成,也建立起了现实检验能力。

个体从绝对依赖,到相对依赖,再到独立,是一个发展进程。如果在绝对依赖阶段,用外力强迫孩子独立,那会使孩子留下一直都对某些事物有强迫性地特别的需要的痕迹。比如孩子咬手指头,皮开肉绽十个手指都缠上胶布。比如孩子很大以后还是要抱着她的布娃娃睡觉。

在黎婴、羽佳的婴儿时期,正是在这样的阶段里,父母亲或由于现实原因或由于自身养育能力缺陷,造成对孩子感情的忽略或自己成人自以为是的理解式的专横,早年黎婴的爸爸妈妈离开自己,让自己独自待在奶奶家;羽佳妈妈拒绝羽佳的求助,将自己独自抛在无力应对的环境里。

孩子就会寻找替代物比如咬手指头,执着的日夜抱着布娃娃安抚焦虑无着的情绪——这些在当时无法意识无法言说,但是被潜意识储存记忆下来的体验。在随后的成长中,当黎婴羽佳们遭遇需要独自面对因为学业差强人意、人际困难,挫败无力这些场景的时候,和早年类似的分离焦虑被唤醒。于是,当下环境里的可以用来缓解焦虑的物件—手机,就被他们创造性的用来替代安抚奶嘴,安抚内在的那份情绪。

故事说到这里,哦,不是说手机惹了祸,黎婴羽佳只是借助和它的互动,处理分离焦虑,安妥自己。原来,它被人们拿来当作了处理各自内在难耐的情绪,内在冲突的关系的载体。当看到这一点,就知道也许不是简单的戒手机戒网瘾就可以了事的,而是要通过,借助外界资源比如咨询师,去营建一个新的好的依恋关系,替代过去那个让当事人感觉到不安稳的关系体验。如此,当事人可以自如的应对压力挑战,安然地享受当下,能够在依赖和独处之间的灵活转换。

回到开头的话题,再扯点闲话:有没有发现,手机,飞机,洗衣机,ipad……所有不遗余力挤进人们生活的现代电子产品,交通工具……它们是极具信度效度的试金石,测试的是“我”这个心理建筑物抗震能力,“我”这个个体*心理皮肤的功能, “我”这个个体在人类社会里的依恋关系安全度,“我”这个个体的物理的身体是否在PM2.5在驾行在快餐在扑朔迷离瞬息万变的声电光影面前顶得住扛得起吃得消。

(注解:* 心理皮肤(psychic skin)就是真实皮肤在心灵上的映射,它是一个心理容器,通过hold住情绪,来发展完善的自我。心理皮肤近似于一种情绪感知与控制的能力)

发布于2015年4月27日 星期一 18:23:05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