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从来访者提出的问题看心理治疗各流派的区别

我的一位来访者在一段时间精神分析治疗后,家里遇到了极大的困难,老公单位解聘了合同,重新找工作遇到重重挫折,来访者本人所在公司也有可能解体,对于人到中年的任何家庭来说,这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而他之前因焦虑症来治疗,如果没有足够强大的自我功能和抗压能力,复发的风险很高。
这件事情来访者很长时间里并没有在治疗中提起过,直到一天,来访者以平静的语气谈起这个困扰,并告诉我关于他自己的就业已经做了准备,重新工作问题不大,家庭的经济也做了安排,只是老公的事情很着急,再找到之前薪水的工作很难。这件事情他并没有想在治疗时去谈,因为他想要独自面对。对于最初前来咨询时很小的一件事就会让他焦虑不安,不停的给朋友打电话求助的他来说,这已足够证明对于挫折已经有了足够的耐受力,也发展出了解决问题的能力,我为他的心理发展而高兴。这时他提出了一个问题:“我不想跟您说可是还是没忍住,我想看看自己到底能不能独自面对,而且过了不跟别人说这关,今天说出来还是让我觉得自己还不够好,还不成熟,什么时候能够遇到什多大事情都自己面对呀”?
心理治疗有很多流派,不同流派对于这个问题会用不同的视角和方法去解读和治疗,本文仅以我培训背景中的后现代焦点和叙事、认知、精神分析取向学派来讨论。
焦点和叙事治疗都属于后现代,建立在后现代哲学基础上,认为没有绝对的客观,所谓客观和真实都是人们自己描述出来的,来访者给我们描述了眼中的真实,我们可以从他的问题叙事中重新解构出一个积极的故事,建构一个新的真实。对来访者的问题可以从他耐受了很久才说出来,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看到他正在主动面对困难而且有了部分解决,这都是他以前没有能力做到的,让他从一个消极的自我感知转变为积极的自我理解,带着这样的感觉去面对生活。
认知治疗认为是不合理的信念导致了自卑,来访者不合理的信念是成熟的人就是要遇到任何事任何大的挫折都不能与人倾诉,与人倾诉就是不成熟。事实上这个时候与朋友家人交流自己的苦恼,寻求别人的支持和帮助是一个心理健康人所拥有的功能。改变认知就能从一个消极的自我意象到积极的自我意象,从自卑到自信。
精神分析治疗与认知治疗有一致的地方,即来访者对自己的期待影响了自我感知。与认知治疗不同的是精神分析认为这种期待来自于无意识,与理想化、全能感的防御机制相关,即对成熟有一个理想化的要求,这个要求是夸大的全能控制感,而这是婴儿式的幻想,并不现实。成熟并不意味着全能,也需别人的帮助,也需要倾诉来排解负面情绪。精神分析认为这个无意识期待不会仅仅对自己,也会通过投射和移情到他人身上对别人有不现实的期待和要求而影响人际关系。形成是与早年养育者中的忽略,让孩子承受过度挫折而使用理想化和全能感来防御脆弱无助的自体。精神分析的治疗会在潜意识中与来访者无意识期待和相关的防御机制工作。

发布于2015年5月07日 星期四 05:16:19 感谢(1)1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