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你早就知道该怎么做,为什么不告诉我

一个做长程精神分析治疗的来访者,在结束治疗阶段,问了我一个问题,其实你早就知道一些事情我该怎么办,你为什么当时不告诉我“。接着他又反思着说,其实当时你告诉我也没用,我不会那么做,我的朋友们一直在说,我并没有听进去。

这是心理咨询中最常遇到的问题。来访者进到咨询室时,都抱着一个美好的期待,期望把困扰描述出来,然后我手中有着灵丹妙药,指点一下,告诉几个方法,一切问题困扰都解决了,烦恼从此消失了,天从此变蓝,心情从此愉悦。可是带着这样期待的人,往往会有些失望。所以我很感谢这个来访者问我这个问题,并且激发起我想写点什么的欲望。

在咨询中,当我对来访者的问题与相关的背景有一些了解后,会有些假设,应该怎么做对来访者是有利的,但这只是留存在心里而不能呈现出来的。因为知道怎么做和有能力怎么做是两回事情。很多人就像我的这个来访者一样,其实在咨询之前,就有过身边人的指点,告诉他什么方式是最好的,也许他自己也明白如何对自己最有利,但是仍然举步维艰,为什么呢?最重要的是心理发展水平还不足以有能力去做。正如一个刚刚迈开双腿,摇摇晃晃学走路的幼儿,你让他去跑,他怎么能做到呢?这个道理我们都明白,因为那是外在看得见的,容易理解。其实心理与身体发育一样,也有着从不完善到完善的过程,有着发育完整还是有着发育的缺陷的问题。只不过它是内在的,我们看不到摸不着,当身体上发育与年龄相仿时,误以为心理结构也会与年龄同步了。

精神分析的治疗非常注重心理发展水平即人格结构的评估,方法是通过一个人的外显行为来了解内在心理功能,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自我功能,自我发展水平。如一个社交焦虑的人,有着无意识对自己期待:每个场合都要不出任何差错,表现最好,得到别人赞美,而这是婴儿时期待自己在父母眼里最独特的那一个心理相关;还有的人总是希望别人符合自己的想法和愿望,或者按照自己认为好的方式对待他人,不管对方是否接受,这些又与心理发展的分离——个体化阶段有关。精神分析的治疗首先是发展来访者因为成长过程中受挫而停滞的发育的部分心理。

在这个过程中,咨询师的节制很重要,就像看到孩子摔倒后还要看着他自己爬起来,必须控制自己想扶的冲动;与他共同经历挫折,直到成长成熟,有能力去做。那么这个改变就人格的改变,也是持久的改变。

我很钦佩我的那些长程治疗的来访者,他们有足够的动力去承载成长的愿望,最重要的是治疗将使他们终生获益。

“你早就知道该怎么做,为什么不告诉我”其实当时你告诉我也没用,我也不会那么做,我的朋友们一直在说,我并没有听进去。”

我仍以这句话作为结束。

发布于2015年5月07日 星期四 05:22:32 感谢(0)1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