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 成娟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没什么话比顾城的这句诗更贴近此刻的你了。
你就坐在我面前,眼睛亮亮的,那里面似乎点燃了火焰,透着饱满的亮。略略羞涩的,动了动嘴巴,你要开始说话了。我有些小兴奋,我觉得我对此充满期待,那感觉似乎是似知又未知的等待一朵花开,知的是花一定要开了,未知的是,那会是怎样的一朵花呢?
想起你妈妈说你已经不说话很久了,高中的女孩子,休学在家不言不语,写着一些他们看不懂的语言。那些文字你逐渐的可以共享给我,在我读起来有些破碎,但真的是极美的语言。我悄悄给你打印了出来,封在案例柜里了。未来某天如果有合适的机缘,你也许会再看到吧。
而你的此刻的样子是喜悦的,微眯的眼睛是沉醉的,你缓缓的慢慢的说,“我,想告诉你,我竟然,发现我,还是有与人亲近的渴望的……”
就这一刻,就这一句,我知道已经有什么东西无声无息的融化了。
此刻,恰好就有阳光从咨询室的窗户洒进来。
我们再没有说话,静静的,我想,花开的时候是不需要言语的。
日子真是快,转眼你就在这里有几个月了。
这些日子我们每周见一次,每次你来都不怎么说话,放佛我是不在的,有时候你自说自话的说一些迷离的语言,最后面总会冷冷的,幽幽的加一句:你又怎么懂得。其实我想告诉你的是,你的话我不懂的,但你话里的感觉我懂得。只是我每次试图讲的话都被你阻挡了,你阻挡的是我的靠近吧,我渐渐也懂了我是不能主动的,你受过的伤让你对人惧怕了,只是,你也渐渐不让我离开了,来见我似乎成为理所应当的生活主题。
真要感谢那个下午,你进来咨询室,我放在椅子上的一条丝巾刚好就勾住你上衣的扣子了,你在丝巾那头,我在这头,你想解开但似乎没那么容易,我想帮你一把但似乎也很困难。我们就这么扯着一条丝巾扯来扯去,猛然有个刹那我们发现,我俩竟然是在玩一个游戏,丝巾就被我俩攥在手里,像小时候玩过的拔河,我们开始有意识的玩游戏了,似乎有一个较量,你盯着我的眼睛固执的拽着,我也不放手就这么硬拉着,似乎持续了好久,猛然你一放手,我就跌坐在沙发里了,我们俩不约而同的笑了。那一刻,有什么东西把我们真实的连接了。
然后你低下了头,沉默了,我看到你流泪了。你说你想起了一个男孩子,你的故事终于开始流淌了,你归结为一个关于创伤的悲伤故事,一个伤痛弥漫的青春。故事的内容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你终于逐渐懂得,所有创伤都是来自你对它的认定和裁决吧。我们要长大,终归要路过青春,不是吗?然而青春的样子就是陌生而风险的吧,会经历一些伤痛,会遇到一些以为过不去的黑暗隧道,但是,也终究走出。你曾经对我说,你只想躲在这个世界最黑暗的地方任你孤独的灵魂悄无声息的自生自灭,你也曾嘲讽我装模作样坐在暖房里怎么懂得黑暗的绝望和蚀骨,你可知我很感动你对我说出这些,使得我可以感受到你背后深藏的渴望。黑夜越寒冷,我们越渴望温暖,不是吗?幸运的是,此刻的你已经再次启程了。
那句话多好,黑暗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深切的祝福给你。(成娟)

发布于2015年6月02日 星期二 11:21:22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