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心理咨询——遗憾中的圆满

从事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业已二十多年了,发现它是一门遗憾的艺术。在我的咨询工作中充满了遗憾……

最常见到的是不了解心理治疗的遗憾,一类是来访者本人不理解,一类是来访者家人(一般是付费方或配偶)不能理解人为什么要心理咨询。

最让我难忘的是有这样的两位父母,一位是父亲把钱甩下后大声的说:“你就dong你爹的钱吧。”而他的儿子是非常典型的癔症,第一次治疗仅仅是搜集资料、评估与诊断,不继续治疗就意味着他儿子一生不可能自立,要依赖他生活——甚至只能说是活着,而进行精神分析治疗后,他的儿子很有可能成为一名优秀艺术家。一位是母亲,完全是文盲,因为宠爱自己的女儿勉强同意来治疗一次,可一次对一位人格障碍的来访者连杯水车薪都算不上,女儿是一位大一的休学生为了继续治疗与母亲发生了激烈的争执,而母亲也委屈地哭了,母女两人都哭着离开了,女儿一生的命运也就注定与悲剧联系到一起,也许嫁一个理解她的丈夫会好一些吧。至今我仍然为他们祝福,希望他们能找一个机会无论是哪里再进行正规的心理治疗,改变自己的命运。

当事者本人不了解心理咨询的也很多。一般是把心理治疗当作专业出主意的,最常听到的一句话是“你们从专业角度给我想个办法吧……”失眠症患者如此、失恋不能自拔者如此、配偶外遇无法原谅又不想离异者如此,工作中不能与上下级建立良好关系者亦如此……事实上除了行为治疗等少数的心理治疗方法以外,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都无法直接解决来访者的症状,它是通过解决求助者内心的变化完善求助者自身,间接地改善甚至消除求助者的症状。片面、单纯地要求解决症状只能使来访者离解决问题越来越远,使心理疾病终生难愈,许多人会终生无法正常生活、工作或终生依赖药物。当然也有极少数不应该走进咨询室的来访者也使我们感到遗憾。有些精神病患者的家属忌讳精神病,希望单纯通过心理治疗来帮助家人:一些由于外伤或生理疾病导致的精神心理改变,不去相应的医院科室治疗,认为“是药三分毒”“手术伤身”,从而得不到及时有效治疗,使他的疾病越拖越重最终丧失治疗的机会。

第二大类是恐惧成长,因为成长意味着独立和责任,成长对一些人也意味着否定自我,许多来访者在进行数次甚至十几次治疗后会突然打电话甚至直接过来说“我害怕!我知道中止治疗是错误的,但是继续治疗太痛苦了,也许有一天我的承受力更强了,能够来继续治疗。”当然这一类来访者人格中或多或少都有些依赖。既然知道症状改善了,继续他们以前的生活尽管有瑕疵,但还不至于太坏,由着他们吧。然而有一例却让我心痛,恐惧成长的不是求助者本人而是她的丈夫,求助者在经过二次治疗后,精神状态有了很大的改观,对未来充满了希望,而且行动力也有了很大的提升,正满怀信心地开创属于自己的事业,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她的丈夫却突然“病了”,病得十分蹊跷,妻子中断治疗、事业发展在家照顾丈夫,一切又回到了从前。其实丈夫的恐惧完全是莫名的,他只想留住妻子,并不知道自己只留住了一个躯壳,甚至有一天妻子会自杀,他连躯壳也留不住,如果他与妻子一起成长,他会成为出色的教师,妻子会成为优秀的医生,加上他们的孩子就会成为吉祥三宝。

当然还有许多遗憾,我无法一一在这里写出来,通过我们和同行的不懈努力,希望有一天人们对心理学有更多地了解这些遗憾成为过去。

其实,心理咨询本身就是要求咨客与心理咨询师内心一起成长,接受不完美,接受自己的全部优点和缺点,并运用这种眼光了接纳他人、生活、人际关系,在遗憾中圆满!

发布于2015年6月02日 星期二 17:47:23 感谢(1)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