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妙手搭“心桥”

发表者:顾亚亮
本文发表于《心理与健康》杂志4月刊 原题是:《心理治疗——妙手搭“心桥”》
在患冠心病以前,55岁的C先生可以算是健康人士。不抽烟、不喝酒,胆固醇也不高,经常打网球和慢跑。但是,因为在一次商业谈判中严重受挫,他突然感到严重的胸痛,很快就晕倒了,所幸谈判场所与医院近在咫尺,他很快得到了医治。

当C先生在急诊室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感到异常的焦灼,他无法接受自己急性心肌梗塞的事实,担心自己快要死了,担心公司业务、担心妻子、担心孩子……甚至认为自己的生活全完了。他开始夜夜失眠,即使睡着了,也是被各种各样的梦魇占据着睡眠时间。

他的妻子非常担心,后来通过网络了解到心理治疗有可能会帮助丈夫缓解焦虑,延缓冠心病的进一步发展。但是,C先生和大多数患者一样对此不以为然,而且,因为担心妻儿和父母的生活,C先生更加努力地工作,这更加快了疾病的发展进程。

当C先生再次住院并进行了全面的检查后,医生明确告诉他,心脏搭桥手术势在必行,而且至少会搭三个桥,也许更多。C先生几乎陷入了绝望,整个大脑被“心脏手术”四个字占满了,什么都装不进去。为了不让妻子担心,他还是尽可能地表现得坦然,似乎在安心地等待手术。细心的妻子还是感受到了他的强烈不安,花了很大力气终于说动了他。

第一次见到C先生,他显得有些焦躁不安,这种情绪来自他对心理治疗的不信任。当然他对我又有些期待,所以治疗仍然能够顺畅地开始。

“大夫,我很害怕,虽然一个大男人这样说很没出息。”C先生抬起头,眼光没有聚焦飘得很远,显得有点迷茫,“听说搭一个桥要七八万,加一个又要一两万,这我也花得起,关键是术后可能出现并发症,肾衰、感染、心力衰竭······需要透析、抗生素、主动脉球囊、心室辅助装置什么的,费用更加昂贵,很有可能钱花了,人没有了。我太太跟着我一直受苦,孩子还小,我走了他们怎么过?”然后C先生指着病历说,“可是不手术,医生又告诉我右冠状动脉、左冠状动脉前降支、左冠状动脉回旋支都发生比较严重的病变。”

我凝视着C先生,“您非常担心手术的结果,但又担心不手术心脏会在不久的将来无法正常工作,所以一直不能决定是否手术。”

“我知道我的心脏病非常严重,但是手术有可能更糟。”看着将脸深深埋在双膝间的C先生,我俯下身,用尽量平和的声音说道:“是的,即使是阑尾炎手术都是有风险的,更何况是心脏手术。我们尽管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却也不是无能为力。”接下来我和C先生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讨论手术最好的情况、最坏的情况和大部分病人术后的情况,以及不同的情况下可能的应对方式。看上去C先生的心理负担已经小了很多,即使对死亡还有恐惧和不安,他还是愿意和妻子一起讨论如何应对最坏的情况。

几天之后,C先生上了手术台,手术非常成功。但新的问题又来了,因为担心复堵,他反复向医生护士询问,出院后也是如此,而且情绪极度低落。他不愿意说话,吃得很少,开始失眠,在使用抗抑郁药、安眠药后仍然很难入睡。

在妻子的要求下,C先生和妻子继续接受心理治疗。术前的咨询只是一种安慰,如果彻底解决他的问题,我们还需要一段漫长的道路要走,并且这段旅程对他的健康而言和手术一样重要。

看着他憔悴的面容,我一点也不奇怪。这时的C先生显得非常脆弱,因无法继续照顾妻儿而对自己愤怒,担心因为复堵情绪变得更糟糕。这时他的妻子及时在我的暗示下表示,丈夫能够待在家里陪伴是她多年的期望,这完全出乎C先生的意料。他露出有点无法相信的目光,说道:“我感到心一下子填满了。”为了不让他过于激动,我们并没有说太多。随后就进入放松和催眠阶段,带领着他沉浸在温暖舒适的内心世界里,让心脏的跳动更加舒缓,内心平静安宁。

在接下来的治疗时间里,我指导C先生列出问题清单,将自己的问题按优先次序排序列表,并最终选择失眠作为近期的焦点问题,集中解决。为此,C开始学习和家人分享自己的压力和快乐。每天两次散步尽量使用平静和深沉的呼吸,让自己的内心平静,全神贯注于脚步、呼吸和自己的身体感觉,体察这种感觉带给自己的感受。体验自己可以掌控自己运动的节律,和身体逐渐康复的变化,使他不再将自己的关注点放在对身体、未来的担忧,及对妻子和女儿的愧疚上,能够有更加积极的心态面对此时此刻的状态。

到第四个星期,C先生已经可以每天在户外散步20分钟,情绪也有了很多改善,除了有点早醒,基本上已经没有明显的抑郁症状。C先生认为自己已经能够正常地生活和工作了,所以在交代按时服用抗抑郁药之后,我们的治疗暂时告一段落。

出乎我的意料,两周以后C先生因为失眠决定继续自己的心灵探索之旅。这一阶段的治疗是C先生主动提出的,咨询更为顺畅和深入。他谈到了童年,母亲非常忙绿,没有时间照顾自己,父亲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人,是他心中的偶像和效仿的对象。自己从小非常努力地学习,遵守时间,整洁有条理,将自己的时间分配为一个个时间段,同时也要求周围的人遵守。他的成绩非常优秀,周围的同学和朋友都很羡慕,但是缺乏同龄人那样的铁哥们儿。无论成功还是失败,有什么事情都是他自己顶着,也不会和妻子分享。在工作中,他害怕延迟,害怕等待,有强烈的时间压力,总是害怕完不成工作,因此内心常常感到不安。当被多年的合作伙伴坑了以后,他发现一切都不在掌握中,心脏似乎被击碎了。

我和他一起体验这种必须掌控一切的感觉,使他意识到成年的自己,不会像小孩子一样无法应对突发事件,即使生病了,仍然是有能力应对大部分危机,同时也能接受种种后果。

在我的指导下,C先生还开始有意识地“为自己的健康做点什么”。他除了练习想象式的自我放松,还开始学习太极剑;改善自己的膳食结构;尝试求助家人和社会关系,学习和家人分享;寻找更多相互欣赏的伙伴,学习书法,在其中寻找愉悦感、掌控感,获得更多的社会支持。

我们的治疗断断续续地进行了两年,C先生每次复查情况都令医生感到惊喜。因为更加了解自己,C先生学会悦纳自己,而不是内心充满焦虑。他的生活变得更有乐趣,家庭生活也让他的内心增加了更多的幸福感。在最后一次治疗的时候,他告诉我:“心脏科的医生给我冠脉搭桥,您给我内心搭桥。现在我的生活是全新的,是有意义的,不论我的心脏如何我都会过好每一天。”

发布于2015年6月05日 星期五 10:50:08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