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周身难受,为哪般?

心理医生手记:

张辉,一个事业有成的中年男子,是很多人心目中成功的典范。做为一名单位的负责人,事业的有条不紊,人际关系的如鱼得水,家里的贤妻得力,让众人羡慕不已。如此光鲜的一个人,近二年来,却频频的被各种身体不适所困扰。开始觉得心脏不舒服,有时心跳的历害,像是要蹦出来的感觉。有时又会胸闷不已,但活动后会好很多。后来渐觉得胃难受,吃与不吃都难受,说不出来的滋味。时而又有精疲力尽,开始并未在意,后来此种情况发生的越发频繁,到医院做了各项检查,用尽了种方法似乎收效甚至微,用”看病专业户来”来形容不为过。

对于一向身体良好的张辉来说,不明白是科技没有发展到可以检查出自己的问题,还是像其他医生怀疑的那样,是自己心理出了状况。带着疑问与不甘心与心理医生开始了心灵探索。

从咨询中了解到,张辉是家里的唯一的男孩,虽然二个姐姐也是学习出类拔萃,但由于家里观念传统,认为只有男孩才能体现一个家庭的真正实力。所以,自小父母对其要求就很严,什么事都必须做到最出色,否则不算是出息。张辉在如此严历的期待下,终于如父母所愿,考上了理想的学校,并且担任了学生会的干部,如愿分配到了理想单位。在记忆中,父母很少表扬自己,如果不批评就算是肯定了。而且与父母很少有亲近的行为,看到父母的劳累,总是要用出人头地报答父母的想法鞭策自己。在印象中,只在生病的时候,父母才会抱抱自己,对自己说话也会温柔许多。无论有什么样的不快乐,也不敢表达,如果说了会被认为是没毅力,没男人气。所以任何事情,慢慢学会了独自解决。控制不住的时候,偶尔也会大发脾气,但又极为后悔,弄的自己有时会很矛盾。这几年,随着年龄的增长,有一点力不从心,但自己的字典里没有“不可以”,加之后辈杰出人才崭露头角,会有岌岌可危的感觉。由于身体频亮红灯,渐渐对夫妻之事也无力而为。虽然妻子很体谅自己,但总觉得做为一个男人连男人的义务都不能尽,枉为男人一场。对妻子更是心生愧疚,有时连家都不想回。

谈到婚姻生活,张辉觉得,做为男人,主外是自己份内之事。妻子在外事上也会更加依赖自己,家里家外,张辉成了主心骨,自己也乐于别人对自己的依赖,只有这样,自己才会有踏实的感觉。虽然很多时候,不免心生怨言,但事情来临时会立即投入其中,乐此不疲。

对于这些问题,张辉觉得并不能算是个压力,自己应该能解决。只是身体上渐出现的不适让自己无所适从,觉得是身体的问题才会让自己的能力有所消减。以前也曾通过锻炼或者喝酒来搞定,但最近不知为什么几乎无计可施了。

案例解析:

对于张辉的困惑,在社会上是个很普遍的现象。张辉现在的问题,从心理学的诊断来说是躯体化障碍。所谓的躯体化就是内心冲突躯体化,内心有问题无法解决,通过身体的问题得以呈现,从而缓解内心的焦虑。

是什么让张辉的问题得以形成呢?这还得从张辉小的时候,父母对他的教养方式说起。从小,张辉受到的教育是男儿的形象是顶天立地,不能言败,更不能哭。有什么难处要一个人解决,一个人来扛,这才是一个真正男人的体现。所以,张辉很多的想法不被允许表达,太多的负性情绪无法得以宣泄,慢慢地“压抑”成为他自我解决问题的方式。压抑这样的应对问题的方式就像是着火,我们并没有真正的灭火,而是用一个东西把它盖住了,暂时的解决了问题。当遇到合适的时机,盖的物体无法发挥作用时,火苗会就势而为。如果事情无法解决时,内心的火苗就会在身体内漫延,主观上我们就会感觉到各种不舒服。而中年的张辉,虽身居要位,但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新人的替代,这让张辉产生了危机感,内心强大的不安全感,唤醒了童年的记忆,“我应该是重要的”,“我是不能被取代”,否则,“我就不是成功的,我是不够好的”。而人总是要面对现实,无论多么的成功与重要,总有一天要解甲归田。否认的防御方式再次让他在现实面前险遇滑铁卢。而在生活中,让别人依赖自己恰是内心不安全感的又一次最好的佐证,而与爱人夫妻生活的无能让他的内心雪上加霜。

身体是一个大的预警系统,身体不舒服就是一个无力承受的信号,提醒我们问题达到了警戒值。有时的候,也许我们遇到的是一个小问题,但积少成多。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的故事那样,一根稻草不会压死庞大的骆驼,但不断地往骆驼身上放稻草,最后总会有根稻草达到了骆驼的承受极限,为之垮掉。加之,我们的传统文化,很忌讳说心理问题,认为看心理医生的人都是脆弱的人,是精神病人才去看。但如果我们去看综合医院的医生,是件理所应当的事,也可以合理的表达出来,并能引起周围人的重视,这在张辉身上也得以体现,职业看病家成了自己的标签。其实,这是对心理治疗的一大误读。看心理医生是对自我的最大关爱,一个人不能对自己好,很难做到对别人真正的好。因而,我们会看到在国外,如果有问题首先想到的是先看自己的心理医生,这也是文明的体现。而做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我们并不是全能的,会有很多事情我们独自无法理解,更是无法解决。通过心理医生来解决问题,是真正成熟的表现。

在咨询室中,张辉的内心冲突终于可以一吐为快,并且在不断的探索中,可以追根溯源,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让张辉的心灵盔甲得已解下。可以面对一个真实的既有能力,但能力有限度的自己,允许在不完美中且行且珍惜。

专家解读:

1. 何谓躯体化障碍?

躯体化障碍是以各种躯体不适症状作为主要主诉,虽多方就医,经各种医学检查证实无器质性损害或明确的病理生理机制存在,但仍不能打消其疑虑的一类神经症。

躯体化障碍的特征是存在一种或多种,经常反复变化的,可涉及身体任何系统和器官的躯体症状,其中许多无法用医学来解释,经各种医学检查不能证实有任何器质性病变足以解释其躯体症状,常导致患者长期反复就医和显著的社会功能障碍。常起病于30岁以前,病程持续至少2年以上,大多数临床常见症状为多种、反复出现、经常变化的躯体不适和疼痛,如头痛、腹部不适、其他部位疼痛、头晕、心悸、其他焦虑症状、便秘或腹泻(肠激惹综合征)、抑郁或焦虑等。这些患者的处理比特定的、孤立的躯体症状困难得多。另外,也可因对自己健康有特定的、反复的担心而出现生理(躯体的)主诉。
  躯体化障碍患者有多种、反复和频繁变化的躯体症状许多年。

2. 应对攻略

(1)面对问题,接受问题是解决的关键

(2)找到适合自己的有效的情绪排解方式

(3)适当使用一些抗焦虑、抑郁的药物是明智之举

(4)找心理医生进行系统的心理治疗,有时必经之路

发布于2015年6月09日 星期二 20:59:32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