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人为什么要结婚?

妈妈是老师,我从小是她管教的对象,事无巨细;同时,我也是她的倾诉对象,就像心灵垃圾桶,她的理论是家丑不可外扬,所以很多对家庭的不满和对爸爸的不满都对我倾诉,我一次次想逃离这种循环,一次次又怕伤害她。她就像用一层玻璃罩子把自己和别人隔离起来,她在心理上听不到别人的声音,哪怕你告诉她一万次,她依然会告诉你她为你做的事情都是为你好。我就这样听话了三十年,学业,婚姻,什么事情都是妈妈帮忙选的。虽然我貌似很幸福,其实我活的非常不开心,我不明白人为什么要结婚?为什么要有孩子?直到我自己也有了宝贝,也是一个女儿,我发现自己不敢去做母亲。我总是在内心深处非常自责,觉得自己的性格因为成长环境一定是不健全的,自己不是真的快乐,怎么能让孩子真的快乐?我在自责和调整中,不断寻找怎么当一个合格的好妈妈?我的目标是让我的妈妈对我的不良影响不要再延续下去,不要影响我的女儿。我爱妈妈,也怕妈妈,我不知道怎么隔断这种延续,又不伤害她? 我总觉得自己缺少爱,不知道自己努力生活为了什么?即使再努力,家里爸妈依然还是吵架。以前不挣钱的时候,总以为是自己拖累了这个家,现在我可以反哺父母,让他们衣食无忧,可是依然在吵架。所以,我失去了上进心,不知道自己努力的动力是什么?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一家人开开心心在一起吃饭,不是斗嘴或者冷战。若是在我小时候能有选择的权利,我一定选择让爸妈离婚,这世界上就能多3个快乐的人,爸妈和我。

怀疑自己有心理疾病

因为发生了一件事,我“平静”的大学生活乱了套了。我开始怀疑自己有抑郁症、焦虑症,看了相关的科普,越看越害怕。突然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了,连续七个月,卑微地在学校混着,需要和别人合作的作业,总是拖到最后一刻大家都做完才要靠合作者的帮助写完,久而久之,这段时间,再有需要组队的作业,我不再敢主动邀请别人组队,因为我觉得我没法保证自己能好好合作,虽然我口头答应了,但总是食言。听不得别人说自己现在堕落成这样是因为自己的什么缺点,因为一听就会联想到之前那件事,觉得是那件事才导致我一下子暴露出这么多缺点,然后就会产生一种自己的人生被毁了的感觉,产生出一种怨天尤人的痛苦情绪。没有了追求,没有了动力,然而身边的同学们还在为自己光明的未来继续奋斗。“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不免总是这么想。 我很害怕,前一段时间(大概三四个月),我甚至每天不刷牙不洗脸,不洗漱,不洗衣服,不收拾桌子,感觉自己动不了,没法去。现在很害怕再次进入那种状态。 现在,注意力还是很难集中,但比之前完全没法集中时好一些了,能稍微集中完成考试。但还是没有恢复到之前,一但被喜欢的、感兴趣的东西吸引,就会注意力集中到那件事上(或者是一本书或者是一项作业或者是一个电子游戏),看书看到手不释卷,玩游戏玩到忘记吃饭。 那件事,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搞清,好像经历过这些之后,丢失了什么重要的回忆,丢失了一些以前对我来说很重要的记忆和目标。我只希望能有什么外力,什么重击,能给我狠狠地来一下,让我回到没有经历那些的时候,回到那个充满热情的我。

我的玻璃心

我对别人的“拒绝”简直简直简直太太太敏感了!!简直就像我身体里装了拒绝的超敏传感器,从迎面的一个眼神,表情稍稍我觉得有点不友好,像会拒绝的人,就会打退堂鼓,即使是喜欢对方的,想和对方亲近也没办法,我会认定对方会让我感觉到被拒绝,而被拒绝会触发我的灾难般的连锁反应,所以大多数我都害怕主动开口,一旦认定了对方是会拒绝别人的人,我会自动感受到拒绝。除非有人示范对方是安全的,不会攻击的,我才会放下这个心,去和对方交流展现自己。 如果我们聊着聊着对方抬手看一下手表手机,我也会下意识的第一个反应是对方不想跟我说话了。我就会失去所以表达欲,不想说话。更不要提直接说我哪里让别人失望了,惹到别人了。一旦上述情况,心里面就开始自我攻击和自我厌恶了,心脏就开始发疼皱缩。而这个时候我会竖起尖尖的刺,攻击性超强,不过,大多数时候,还是对内的,如果对外散发了攻击性,而对方的惊恐,逃离,就会更加加重我的自我厌恶,加深躯体症状。如果有人能在这个时候,不离开而是,摸摸我的头,顺顺我的毛,我我我肯定要哭惨感动到死~但是大多数时候,对方还是失望,离开。 我对冷漠敌对击的氛围也超级敏感。在这样的环境下,我简直要枯萎,非常非常非常难受,心脏也会开始发疼。如果环境氛围是和谐融洽的,我会非常舒展。如果遇到那种友好的温暖的充满爱的接纳的环境中,我就会非常非常开心,超级舒展,会充满了很多能量~~而上述的敏感源头可能源于我的父亲。曾经被父亲连扇4.5耳光,而且我父亲是个封闭的,拒绝的人,他就像一堵墙,我怎么怎么也没办法撼动他。他从来不会接受我的分享,从来不会尝试我分享跟他的任何东西。总是拒绝拒绝,更多的是泼冷水。一次一次一次又一次。让人难受。小时候的我明明是一个很活泼开朗又争强好胜的人,在小区乒乓台上开演唱会,和小伙伴争邻居哥哥女朋友的宠,那个积极的,好胜的,充满斗志的,敞开的我,在一次又一次的拒绝中一次次渐渐的没了声响,失去了声音,失去了活力,枯萎啦。现在的我懦弱又自卑。我想念以前的自己。

工作突然调动,想念过去的一切,总是以泪洗面

工作三个月的时间后突然被调动,心里很难过。过去的日子里,我的同事就是我的精神支柱,她是我最崇拜的人,有她在就觉得幸福,甚至觉得上班一点都不累,想和她每分每秒都在一起。她音色非常好听,主持过大大小小的活动,她人也漂亮,她可以把我想说但不好意思说的话都补充出来,会把她遇到的好玩的事情讲给我听。音色好听这一点是最令我羡慕的,我曾经也非常衷心地向她表达:“我真的很羡慕你”。三月份我刚刚来到单位,我不停地被调动,其中跟她合作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我们从一开始见面尴尬地打招呼到熟悉。也现在我调走了,失去了精神支柱,非常想念她,这意味着我们以后终不能相见,我很伤心……很担心她会忘记我,很担心我们会变成陌生人。我一直以来也在担心,我们的友谊是不是建立在她向下兼容我的基础之上。 而且她在职工宿舍有自己固定的友谊,在我眼里她们同来同往的身影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我还以为我遇见她就是找到了真正的友谊,现在的分离就意味着她一定会马上忘记我,我还是独来独往的一个人,不管做什么只有尴尬的份,在她和其他同事的眼里我非常不堪。因为她本来就有固定的室友,她们时时刻刻在一起,我也知道并不是因为她已经有了闺蜜,我就不能再跟她交朋友。在分离之前我就有这样的感觉,分离之后,更是感觉如此。她在宿舍有与之共同面对可能遇到的困难和挫折的朋友,在家庭也有属于自己的人生伴侣,生命中每个瞬间都有人陪她共同面对,这是最令我羡慕的地方。我只能每天上下班羡慕的看着她和室友形影不离的身影……而我,从小到大还是孤身一人,无论学校还是实习单位都独来独往,就算有什么活动,我的旁边也是空空的座椅。所以,我在他们眼里真的非常不堪。 以前我问过她,如果我想你怎么办?我记得她说过,过去的事就是过去了,你还年轻。现在每分每秒我脑海中都浮现着她,即使不确定我们之间的关系如何。可我直到现在还是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难道我今后就要一直这样靠记忆活下去吗? 到现在,什么才是最正确的做法?我们是不是真的不能成为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