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专注平静的倾听,让我想成为一名心理咨询师,但面对朋友的倾述,我却无能为力。

我超强的倾听能力,吸引很多朋友坐在我对面倾述他们心理的苦闷,但很多时候我无能为力,有时候我会被对方的气愤感染,也满腔怒火。自尊心超强的人,愿意把事情做到最好,但不能被人说三道四。琪琪妈妈与婆婆一次不愉快的谈话,时隔一个月都不能释怀。今天是第三次给我述说同一个痛点,说起来眼圈立马泛红满腹委屈,但是我没有更多的话能够帮助她释怀。心理咨询师必须是一个有能力帮助别人的人。虽然我能够理解她的全部,她那么无偿的付出,就为换取婆婆的完全肯定但是她为什么会那么介意婆婆的话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