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哀莫大于心死,我可以怎样?缘于一件大家都会认为是“小事”的事...

哀莫大于心死,我可以怎样?

缘于一件大家都会认为是“小事”的事情。虽然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了。不过可以以此为例子说吧。“他”是那个被唤作我“父亲”的人。

以前我是打雷打到轰隆隆,所有人都醒了,而自己还依然睡的很香,并且醒来后一脸疑惑完全不知道之前打过雷的人。

现在,一点点声音,一点点动静,都会醒来。

其中就有那“嗒嗒嗒嗒”的鼠标按键声。

无论是午睡的时候,还是晚上入睡前,那“嗒嗒嗒嗒”的鼠标声音对于我来说都说最恼人最困扰的声音。

所以,要午睡的话,我得在提早一段时间上床开始午睡,否则,当“他”午睡醒来,那“嗒嗒嗒嗒”就会开始。如果我是刚进入午睡的话,铁定是睡不了的。要么起来,要么就塞起耳朵吧。

刚好找到一个还能用而且按键声音比较闷,不会这么响的鼠标,而“他”的鼠标右键一直是坏的无法用,我就把这个鼠标给了他。

开始用得好好的,那个中午,我终于能安心睡一觉,没再听到“嗒嗒嗒嗒”了。

可是没过多久,“嗒嗒嗒嗒”又开始了。“他”自己买了一个新鼠标。问“他”为什么好好的鼠标扔了。“他”说按键不好按,就扔了。

其实这也没什么,扔了就扔了,也没办法,只好买隔音耳塞塞耳朵了。

当时我只是说“你怎么扔了,还能凑合用啊,我特意留着备用的。” “他”说还在垃圾桶,你要就捡回来咯。 事先声明,我真的真的没有说“你给我捡回来”或者表达类似这样的信息。 我也有跟他说”你的鼠标声太大了,影响到我睡觉。”“他”说“这样都叫大啊?” 就在我以为结束了,继续用电脑的时候,“他”突然离开了一阵,然后又回来了。离开和回来时,都明显感到带着一阵很强烈的火气和怒气。然后就看见“他”拿着已经扔掉了的鼠标。“你怎么从垃圾桶里捡回来了??”(是楼道的垃圾桶,不是自己家里的)其实我是想着扔了也就算了,也没办法了,楼道垃圾桶里这么脏,还捡回来再用?“xxx”他突然像疯了一样,发火吼了一句粗口,带着一阵夹着怒气的风,快步走开,”砰“,”pang“地一声,扔回了垃圾桶,又回来关上了门。然后就没然后了。

再之后,就是晚饭的时候。我想“他”应该会带着这样的状态持续几天吧,结果“他”突然轻声细语地跟我说了起话来。这一下子确实吓到了我,刚才他还是杀红了眼的样子,现在突然又这样平和,前后相差不到半小时,完全两个人。

其实,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这样了。突然间“噌的”像一头公牛怒了一样撞向你,之后又瞬间轻声细语、很柔和,当作一切没发生过的样子。我真的发自心底地害怕........我不害怕“他”的怒,“他”的吼。只是“他”这样两种样子的“自由转换”让我发自心底地害怕。或者说感到一丝颤栗。

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这样了。“这很大声么?” ”他“试过走路完全没有声音,然后突然出现在我身边,或者是突然走到我房间吼了一句,我吓得真的整个人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他“说”这样都会吓到???“ ”这很大声么?” “这样都会吓到?” “这也不行?”“你又做过什么?” 这样的语气,这样的带着我不知道怎么形容的情绪的反问,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他”一直是这样,用自己的标准当作他人的标准。“他”一直是这样,每次主动跟他表达,他都会将问题扔回给你:“你又做过什么?” “你又......”

其实像把鼠标扔掉这样和其他比较,真的没什么,扔掉了就算了。只是“他”的其他,真的是像用刀深深地剐你的心。

我又一次后悔干嘛要主动和“他”说,主动和“他”提什么。真的,说了比不说更难受。说了之后“他”当下的反应和之后的若无其事,相比不说时忍受着”他“的那些只顾自己不顾及别人的,前者更让你心死。

我更后悔干嘛还会对他寄予希望,干嘛给机会”他“也给机会自己 。

我提醒自己真的不要再被”他“事后的那种“若无其事,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以及“轻声细语”的样子骗了,以为“他”当时只是一时火气。

我又一次给了“他”机会,给了“他”信任,“他”还是这样。我也不止一次向“他”表达过突然或者巨大的声音都会让我吓到,而一点点、可能别人都觉得很小的声音也会吵醒我。可是“他”依然是这样。

哀莫大于心死。

鼠标依然“嗒嗒嗒嗒”就算了,扔了鼠标也算了,买了一个依然很想依然“嗒嗒嗒嗒”的鼠标也算了,无视我表达过的东西也算了。

突然离开,去楼道垃圾桶捡回扔了的鼠标,拿回来,这一连串......才是让吓到我的,根本没想到“他”会这样做,也没想过“他”会做这样的事情。我也没要”他“捡回来,”他“突然做出这样的行为,着实让我心里......... 不知道怎么形容。不止是惊讶,也不止是寒颤.......

发布于2015年4月26日 星期日 12:1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