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我是个成长于家教严格环境的女性,今年42岁。2013年底参与...

我是个成长于家教严格环境的女性,今年42岁。2013年底参与一个舞动治疗体验课程的时候,被“你是被允许的”这样一句指导所启发,改变了一直严格对待自己、责备自己的习惯,慢慢尝试允许自己内在的一些看似“不好”的愿望。例如,如果我对一个工作有怠惰拖延的情绪,以前我会一边拖延一边自责,现在我的想法则是,允许自己内在存在怠惰的情绪,并且允许自己放下工作去休息。用当下的话说,允许自己“任性”。

但是,这个“允许”的态度在饮食问题上遇到了一个问题。半年前,我跟朋友体验过两次“断食”体验(每次三天左右,间隔一个月)。恢复饮食后,我发现自己每天晚上如果不吃很饱的晚餐,心里就不舒服。明知道这样对自己不太好(我本来就体胖、有糖尿病遗家庭传史),但是确实感到有很强烈的内心需要。有时间克制住少吃晚餐,但临睡前却还是不能抑制地吃了一些东西才能睡下。

最初我仍然采取“允许”的态度,并没有为此苦恼和自责,简单地认为,只要我允许自己做想做的事,肌体自己可以调节到最平衡的状态。

但是今天在听诊断类心理学讲座的时候,忽然意识到我在晚间饮食问题上多少有点强迫症的模式了。可能单纯的允许并不是最好的对策。

我生活里肯定有无法克服的冲突和压力,但是通过自我调整,总体心态是平和的。我想,饮食问题肯定是压力的反映,但是去除压力是不可能的。那么,我应该如何去除症状呢?

发布于2015年4月30日 星期四 03:2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