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几乎不能信任除我以外的任何人,有时候连我自己都不相信了。头...

我几乎不能信任除我以外的任何人,有时候连我自己都不相信了。头很沉,很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