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周围的人大多数我都看不起,觉得他们既庸俗又愚蠢。而道理是这样...

周围的人大多数我都看不起,觉得他们既庸俗又愚蠢。而道理是这样的:你的心是什么样,看到的世界就是什么样,你对别人的怨怒,实际上是对自己的懊恼。但我无法控制自己不去讨厌别人,每次发怒之后,一想到这其实是对自己不满的一种表现,就很沮丧,每次都会伤心地哭。虽然我并不能意识到讨厌别人影射的是自己不愿面对的哪一个部分。

我会从每一件事情上悄悄地测试自己的感觉准确程度,以期证明我对别人的讨厌是合理的。

比如我在一个噪音环境中觉得非常受打扰,询问在同一个环境中的人,得到的回答是他们几乎没听见,或者几乎没注意。于是我下载了一些测试分贝的应用软件,测出来明明有90分贝左右。

又比如最近与人发生的一小段对话:

Ta: 你为什么不吃西瓜?

我:我不喜欢吃西瓜。

Ta: 你真是反人类!

第一个例子证明我的感觉准确度不低,第二个例子证明我对别人“愚蠢”的判断是有一定依据的。

当然,还有一点不容忽视,那些我看低的人,也同样看低我,并且大都认为我非常极端。他们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哪有那么严重。

最近几个月在日记里梳理自己的情绪,我想,只要对自己足够诚实,应该能找到问题所在。前几天突然在写字时想到,我之所以每天一遍遍体验这种愤怒,也许是在整个成长期父母的讥讽、责骂下,受害成性,促使自己一直处在被别人讨厌的境地里,同时又让自己扮演父母对待我时的角色,对别人发怒,也就是对曾经的伤害予以还击。

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如果是,我该如何摆脱这种痛苦?如果不是,那又是什么呢?

发布于2015年5月21日 星期四 23:3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