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我是女孩,今年28岁。我有一个暴躁的父亲,和一个长期作为受害...

我是女孩,今年28岁。我有一个暴躁的父亲,和一个长期作为受害者的母亲。家里气氛常态是紧张,半年或一年总有一次大打出手的爆发。从小就一直试图做家里的粘合剂,二十几年过去后,到今天发现父母的关系模式已经早已无法改变。去年春节期间因为换工作的关系,在家待了好几个月,期间父亲又再次因为琐事暴跳如雷,大打出手。我奋起反抗,挨了拳头和辱骂,受了皮肉伤。从3月份至今,稍有空闲时,当时的场景还是会像重放一样一遍遍,想起来即便在人群里也会流出泪来。父亲是“滚刀肉”性格,母亲认为离婚不是选项,我也同意。这个家就像心里的一块脓,剜不得,动不得,好痛苦。在这样的成长环境里,我表面爽朗大方,其实内心完全不信赖亲密关系,遑论婚姻关系。平日里有了情绪也没有倾吐的对象。求助。

发布于2015年6月25日 星期四 13:5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