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和男朋友从开始到现在已经二年多的时间,一直都是异地。13年下...

和男朋友从开始到现在已经二年多的时间,一直都是异地。13年下半年,他工作调动到了省外,每个月回来和我聚一次,感情一直都很好,假期我们都会出去旅游玩耍,在我的圈子和他以前的圈子都相互认识。也在他的要求下,见了我家长,获得我家里的支持。

直到今年年初,发现他和下属搞在一起,他有意向我分手,我不愿,我哭闹,他回来看我并承诺会和我一直走下去,并订了春节我去他家的票。

在那一段时间,很压抑,因为那女的告诉我:他们是相互的,经历了很多才在一起,让我成全他们。。。。。。我自残过,割脉,不深。他那一段时间的状态也是爱理不理。

春节去他家的时候,我以为这是我们的结局,终点。但理想与现实是和差距的,我发现我去的那天他在支付宝上发了个520的红包给她,我质问他是否还在联系,他说:是,他们在我知道后还发生过一次关系,酒后。需确认是否怀孕,给点时间他处理。

我很伤心,在离开他家的时候,我说:若他们还联系,我就会离开。

回来后,他还是那句:处理好了,就结束了。我很想去相信他,但相信从何而来???

我和他商量,我换工作,到我们想定居的那个城市,我在4月份成功的换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也开始找房之路。6月份,在他没现场看过房子的情况下,得到他的同意,用他的钱给房子下定了。

在过去几个月里,我隔中会问他:还联系吗?他每次要不是不愿回答,就是找工作的借口说避免不了。无论怎么样,他总是找到理由去说服我,让我走下去。

可以,这一次相聚,我再次发现5月20日,他给她发了一个520.99。我很害怕,我躲在衣柜里哭,自言自语,打自己。他跑来抱着我安慰我,和我说他构思向我求婚的情境是怎么样的。

可是我心里的恶魔没停止,在他回去一周,我晕晕地过了,除了上班,除了见人,只有自己的时候只剩下一个躯壳。周末,我跑建材市场,回来后禁不住地用他的Q给地女的说了一句:求你(还是你们)放过我,不要让我像一头狗一样活着。她回了我:求我(还是我们)放过她。我给她打了个电话,她说:他爱她,每次都是他主动,她阻止不了。当我问她:你们还睡在一起吗?她说:有。我彻底的疯了,还是在衣柜里,我狠狠地掌自己的耳光,用手用衣架打自己。无论电话那头,他怎么说都停止不了我。

当自己清醒了以后,发现都是伤痕,更加恨自己。

哭,停止不了。有时候他很不耐烦我哭声,我会更加悲伤,更加觉得,像她说的:他不喜欢这样的我,会因此而离开我,我和他不会幸福。我不敢现听他的电话,或者每当他出现厌倦的声音,我就会挂他的电话,可是他又不停地打。。。。。。循环着。。。。。。

周三晚,部门聚餐,喝了红酒。坐在以前他住的楼下,看着那里打电话给他告诉他:我在等他。说着说着他又开始厌倦,我还是开始打自己。

怎么回家的忘记了。

当醒来的时候,我躺在地上睡了大半夜,再看自己的腿,一团团黑。

我对自己的状态这么评价:人前是人,强颜欢笑;人后人不是,不想说话,不想动,什么都不想干。当自虐的时候,感觉不到痛楚。

自己的状态越来越差了,原本无论怎么样,上班还有一个劲在。现在是劲也没了,工作不想干,应付了事。别人不问我东西,我就不说法。

我很害怕他会离开我,我不知道我怎么去相信,不知道怎么走下去。

发布于2015年7月03日 星期五 11:3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