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极度痛苦,刚刚哭完,觉得自己没用,活的没有意义。一个人在外工...

极度痛苦,刚刚哭完,觉得自己没用,活的没有意义。一个人在外工作,想辞职回家调养,父母拒绝。高中压力大,有过轻度抑郁症,直到去年才敢说自己恢复了,靠自己不断的自我对话和聊天。前段因为工作,感觉再次发作。停不下来了,时不时在叹气,还不自知。应该怎么办,要不要心理咨询。

发布于2015年7月20日 星期一 23: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