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你好,简单心里。我生活在一个三四线城市里,家庭属性中等,...

你好,简单心里。我生活在一个三四线城市里,家庭属性中等,小时候家里对我管教有点小严厉,比如说我哪里身体不舒服,会说我不爱惜身体之类云云,导致后来我跟家里人甚少说自己的心里话,小时候我不用功读书,初中毕业的时候,家里长辈没有让我直接读上高中,而是让我去跟一个在省城做生意亲戚那里锻炼,那个时候我不懂,认为到了大城市那肯定是另外一副天地,人总想到外头看看的,加上父亲给我画了一个大饼,我就这么去省城混了四年,四年间,我过的比较一般,在亲戚那里打工的时候,其他员工都是我亲戚他那边的亲戚,与我也是同龄人,在观点上,在认知上,价值观上,我们是属于两个世界的,也让我见识到了人是可以心胸狭隘到什么程度,他们表面上与我非常好,私底下都是认我来的家庭比他们的好一些,认我我就是来玩玩,阿斗一般的人物,所以我在那基本上朋友也不是很多,那个时候我的一些要好的伙伴基本都是在老家上着高中,平时通过电话联系。说回我的亲戚,我家里把我托付给他,他对我很好,也是非常严厉,基本上我干什么,甚至一个小动作都会很快反馈到我的家里,我在他那里,毕竟他也得看好我,对我父母付责任,这都不是太主要的,后来我也有间接反馈到家里表示想回去,但是那个时候我成绩非常差,家里也听不进去,其实刚开始我也压根也没想到我家里会让我辍学,因为我的家庭对于成绩是非常看中的,我在打工的时候,我家里人跟人家说我是在外头读书,都不好意思说我是真实的在干嘛,人家来我家做客,我都会去自己的房间里猫起来,免得人家问到了,脸上尴尬,后来到了我的同龄人高考的那几天,当时我整个人基本上接近奔溃状态,加上高考期间炎热的天气,我走在街上都恨不得给车撞死,所以后来每当我听到有人自杀了的时候,我在想人自杀的时候那种心里纠结,我能理解个百分之一吧,其实我没读书好没上学我不遗憾,遗憾的是我没经历过高中,大学这段时光,没去使劲经历,哪怕是荒废掉,后来七年后,我的父亲有委婉的承认当时他做这样的安排是有点想法过于天真了,他当时做那样的安排也是有心里很大的博弈,听完以后我当时像个小孩子般哭了一整个晚上,我的母亲就有她自己的观点,认为我是自作自受,一聊到这个问题我就得跟我的母亲吵架。后来我回到自己家乡,父母也有在一定程度上物质弥补我,回家里跟人家合办个一家企业,到目前也有几年了,但是一直不见太大气色,平平稳稳,我总会每隔几年又会回想起我身处的那段经历,遇到不顺心的时候我总会不自觉的想象当时如果不去打工,而是跟大把人一样按部就班的上高中,上大学,一样荒废了,我不怪任何人去,我现在的朋友圈子我认为也是比较窄,在这个讲究人脉与信息灵敏的社会,我的比较好的交情朋友也是到初中为止,所以很多事情我老是会跟这段经历联想起来,我也知道肯定没关系,总是会不由自主。现在我的父母亲也是有了一定的年纪,身体上也过了巅峰的状态,我的一些好友也都渐渐走入婚姻,我一想起我事业还无大起色,对于我的未来,我的婚姻,以及以后得养儿育女,我一想就是非常焦虑,可以说是恐婚,恐小孩,所以我平时给人的感觉都是表现的颇为自信来掩盖我的自卑。

发布于2015年8月13日 星期四 15:3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