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我是一个中学的心理咨询老师,有十年的强迫性神经症史。最近一个...

我是一个中学的心理咨询老师,有十年的强迫性神经症史。最近一个月又很明显了甚至有结束生命的想法。看了精神科医生,在服用抗焦虑药物。也找过大学导师咨询。自己也是顺其自然,为所当为调整。但还是好辛苦,脑海里总在焦虑恐惧某个自己联想的情境。已经对康复不报什么希望。请问该怎么办啊?

发布于2015年9月03日 星期四 11:1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