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我是领养的,从小在别人的歧视中长大,每当别人叫捡来的,我都会...

我是领养的,从小在别人的歧视中长大,每当别人叫捡来的,我都会难受好多天。11岁养父走了,母亲为了生计都是半夜起床去进货。然后我就在恐惧中不敢睡等天明。22岁甲状腺亢进开刀,功能一切正常。25岁生了女儿,满月时回娘家听到一认识的因手术失败导致死亡,于是焦虑恐惧击中了我,整整困扰了三年多。31岁母亲突发心梗走了,天塌了,哭了整整半年,甲状腺功能减退了。2005就诊于上海心理咨询中心,吃瑞美隆,擅自停药大约吃了一年。2010年就诊上海长海医院。吃舍曲林大约半年左右。2013女儿高考期间又发作了,我就自己到椒江市立医院叫医生给我开舍曲林,哈,成医了[撇嘴]。一直剂量每晚一粒。翻看日记,去年此时也复发一个月左右。今年8月24号开始,9月4号开始药量加至一粒半。9月10去上海虹口精神卫生中心治疗,早上舍曲林两粒,晚上曲唑酮片一粒。脑袋瓜里老是乱想,不切实际的想。一下子想老了怎么办,一下子又想人怎么一下子就没了,还有就是怕亲人离去。现经药物控制后症状轻了好多。

发布于2015年9月25日 星期五 05:5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