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跟第二个咨询师进行到第9次,有了一点进展但总觉得大部分时间在...

跟第二个咨询师进行到第9次,有了一点进展但总觉得大部分时间在鬼打墙。每个星期,描述问题的速度总赶不上问题发生的速度,对首先处理哪个问题也有分歧。我觉得家庭关系比较急迫让我比较难受,但是咨询师觉得工作的问题比较急迫。

我不知道她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讨论金钱和咨询费的时候她原话大约是“要是你被单位辞退就没有钱来咨询了,我们先看工作吧”。虽然她这么说了但实际上也没有主动纠正话题,仍旧由着我去讲,但是每次到最后都会说“上次想讨论XXXX的事,今天没有充分讲到,时间也不够了,下次再说吧。”

我现在受不这个“每次都还有事情没说”的状态了,加上上一回她告诉我“要以年为单位看效果”,我就突然特别沮丧,不想继续再去。然后我私信了她,她也是公式回答“下次讨论一下这种感觉,对我们的工作会是很大的推进。”啊,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度,真气人。

说来惭愧,跟这个咨询师本来就中止过一次短暂的咨询关系,这一回虽然我真的又在考虑中止,但是也不得不比原先更慎重对待。

其实从早几回开始,我就在怀疑效率了,我还打电话问过简单倾诉妹子“对咨询师有怀疑该怎么办”得到的回答是“下次找她讨论一下”。但是再怎么讨论也没用啊?谁让她并没有说什么令人印象深刻的话啊?再说占用咨询讨论这事不是很浪费时间吗?50分钟要讲完一个星期的事,本来就已经很不够了。我本来就已经窘迫到这么一个地步,平时拿个本子记关键词,咨询时翻着本子讲。我真的没有办法一进入咨询室就摆脱“每分钟=10块钱”带来的焦虑。

上一个咨询师也是在第8,9次的时候中止了。也是未见其成吧。有时候也会问自己,如果当初同一个人坚持到现在,我的处境会不会比目前好一点?总之我经常在质疑自己有没有收回机会成本。

实际上我可以确定,我小时候大约没有从家庭教育中目击和接受到足够的宽容和理解。(嗯,这个感受本身也没有得到其他家庭成员的承认,我已经烦躁到不想再给他们讨论这件事的机会了,他们浪费我太多耐心和期待,我现在只希望他们离我远一点。比起永无止境的误解而言,孤独相对更容易忍受。对,我知道被自己的孩子赶出去是很痛苦的,谁有更好的办法麻烦告诉我。)

“宽容和理解”,我非常嫉妒那些可以无限制向别人提供“宽容和理解”的人。对我来说,这些都是奢侈品,今天多得到一点,明天就只能少得到一点,不知什么时候就没有了。必须省吃俭用,小心翼翼地维护,费尽心思偷一点骗一点,反正做错事就被扣掉了,有时候明明做对了但是过程不一样,也不行。每天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到头来这些人会反过来告诉我“我们是在为你好,帮你纠正你自己长期改不掉的错误。”“我们这么努力,还是得不到你的理解,我们很受伤。”)

我极度需要那种“犯错和失败和伤害的许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向我颁发它,大约只有父母吧。恋人勉强可以算一半,因为对恋人的感受还是只能脱胎于父母。

不幸的是,当你很缺乏一个东西的时候,视程度而定会发生两种展开。比如从前我总是天真地以为时间和可能性都无穷无尽,我会觉得,只要得到某些人的允许,我就满意了,就会收手,不会真的去动用这个权限。这就类似于闹别扭的程度。然而现在,现在不一样。现在,我真的一路已经犯过非常多的错误,做了很多失败的事,以各种方式伤害了很多人,却仍然觉得“我还没有这个权限,还没有人给过我做坏事的权限,我必须要让他们意识到,我会犯错,我会失败,我不是理想的,不要用理想来要求我”。

此刻,如果我真的得到允许,如果父母真的对我说“你可以去做一些或许不够正确,但毕竟值得一试的事情。我们支持你,就算你失败了我们也依然会对你好”(我不想用“爱”这个字,爱让我非常有压力,在我心里爱意味着盲目、束缚、强迫,过度关注和过度情绪化,至少看起来是这样)。那我恐怕绝不会就此收手,反而会更肆意妄为,依然会用我自己的理想去要求别人,然后得出结论“所有人和事都太糟了”。直到把跟我有关的所有人全都伤害到不敢靠近我,恨不得我死,恨不得我从来没存在过。我并不希望它发生,可是我实在没有其他事好做。

现在,我无法客观理智地衡量我的破坏性,倾向于严重低估它们。甚至可以有令人不安的推论:实际上别人早就给我过许可了,但我根本沉浸在“我什么都不拥有”之中,连注意都没有注意到。这股怨气显然远超过实际情况,给我自己和其他人都带来很大的痛苦和麻烦。不知道是不是需要所谓的“哀悼”仪式。

该怎么说呢?在瓶中被关了三百年的魔鬼,被放出来之后首先一个不注意就杀死了释放它的人,它都没看见那边有人,甚至没有发觉自己已经被放出来了。在那之后,如果只是钻回熟悉的瓶子里,把自己丢回海里的话那还好,如果它就此在沿岸开始放地图炮造孽,而且以为整个世界只是一个更大号的瓶子,那怎么办?

怎么办啊?

我真的已经尽力把我的问题描述得很清楚了,为什么每次咨询师还是不肯告诉我到底应该怎么办?

附带一提,我在杭州,自由时间是普通双休日和节假日。如果你是咨询师,觉得你对我的问题比较拿手,麻烦留言或者私信联系我(私信可以吗?需要我留邮箱吗?)。如果碰巧被我现在的咨询师看见了,嗯,你一定能认出我来,那么这就是在公开抗议和投诉。会感觉不舒服吧?想也是。

发布于2015年10月05日 星期一 17:1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