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和我爸在电话里对着吵了几句,然后开始流眼泪,一整天。在床上躺...

和我爸在电话里对着吵了几句,然后开始流眼泪,一整天。在床上躺了一天,一是不想让人知道我哭了,二是想向父母表态我现在情绪不好。然而父亲在我们打电话时就出去应酬了,今晚不回家,也就是下午给母亲打了个电话问了问我情况,也不知道我这是演给谁看。

没有食欲,哭得头痛,担心自己身体(一直有胃病),但是感觉没法在家人面前起床,毕竟一直在哭。

昨晚想写点东西整理一下思路,越写越难受,觉得人生快二十年,最难以做到的事莫过于承认和接受,不管对内心对外界,差点哭。

今天一吵算是爆发了。想到家庭家人就哭,停不下来。只能玩手机转移注意力,或者睡觉,但是手机会腻,躺了一天的人又怎么睡得着,只有反复想反复哭,哈。

上次这样是在去年,刚去外地上大学,特别焦虑。我妈来看我,让我觉得父母身边特别好不想回宿舍。然后在她走那天隐晦地向她提,提到整个人情绪爆发。转身找垃圾桶扔纸巾的时候看到她也在偷偷地哭。

那天之后差不多间断地哭了两天,和现在一样,想到家人就哭,自己遏制下来然后过五分钟再哭,在课堂在食堂在路上都哭。找朋友聊天,开玩笑说自己像失恋了一样,估计也没差,我对家人爱得深恨得沉(笑

之前我妈来找我说过几次话,什么事都没发生的语气,我躲在被子里流眼泪。突然觉得她和我们父女这么多年生活在一起也是折磨。可是又想,我小时候,她和我爸都是,因为工作原因性格原因,和我基本上没什么有效率的精神交流,吵架更是不断,互相折磨到今天也是理所应当。

我知道自己对他们又爱又恨。我知道他们爱我,忍我作,花钱送我出国看一看,知道我学业压力一直大所以对我没要求(可我爸对我做人做事还是指手画脚)。

我知道自己对家里心里依赖得不行光是想象真正的离开就恨不得自己死掉,又觉得自己死掉他们会很难过那么应该大家一块死,但是真这么想了又知道大家都有事业有学业我还想着看世界,不能被情绪左右。

我还知道自己的做法无异于隐性精神控制,可是我爸,我爷爷,家里一脉相承,都是个中好手。从小接触的就是这个,要怎么改。

尤其是在自己无法控制自己情绪的情况下。

这次大概又是以父母妥协告终吧,再详说这是件多么鸡毛蒜皮的事我就要忍不了自己的倾诉欲和表演欲了。

深夜头痛睡不着,打了些字希望自己能冷静下来,又还是希望能有人回应,终究也没能提出个明确的问题,仔细想想答案都在心里——去坦率表达,不要顾忌哭和沟通杂音——却都没有勇气做到。

很长,很乱,非常抱歉。

发布于2015年10月06日 星期二 02: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