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错位的邪恶意识,该怎么调整?

小学5.6年级时被养父猥亵,辅导功课时,把我的手放进他那个地方摸,而妈妈就在另一个房间,这样发生过好几次,后来有一次把我裤子脱了,好像是用他那个蹭,后来喷出白色的液体,听到姥姥回来了赶紧拉我去卫生间擦,事后告诉我不要对妈妈说,年幼的我那时还对性懵懂,不知他在干嘛,只知道是件不好的事,再加上他的警告,我也就谁也没说,那次蹭下体之后没有再发生了,但是后来我早上睡觉时他会伸舌头进我嘴里把我吻醒,很恶心,在长大后我回想起来不知怎么面对,愤怒,失望,恶心,恨,导致后来我对男人,爱情,婚姻,都没有什么信心,因为我想表面下的好男人,好丈夫,好女婿,就是这样子的,最痛苦的是我还要经常面对他,喊他爸,还不能整天厌恶的脸对他,十多年后,有次觉得很痛苦,告诉了姥姥,姥姥却给我下跪,让我不要告诉妈妈,因为这个男人是我妈的第二任丈夫,我还有个弟弟是妈妈和养父生的,估计不想再看这个家庭破碎,不想再让妈妈痛苦吧,我没办法只能忍了。但是在我婚前的那些日子,在家住是要天天见到他的,尤其有时吃午饭时看电视看到一些女孩被性侵的报道,那时我的血液发热,气愤羞辱的感觉就涌上来,他可能以为那时我小可能不记得,或者他觉得不是件大事,但是他不知道这些事令我痛苦多少年,甚至心理上产生问题,我有一段时间会对小女孩有兴趣,我明明是受害者,可是看到一些女孩被性侵,有同情但也有兴奋,我不想自己变成魔鬼,我努力的调整心态,不想自己有那种可怕的想法,但是感觉那个荒唐的念头还是存在,我明明是女生,是受害者,可看到那些被性侵的新闻时,意识会变成施害者,且有性兴奋,好像觉得男人就是喜欢小女孩的身体,潜意识的自己变成了那个禽兽,我很怕这种恐怖的想法变成真的行为,我现在看到那些新闻我那种恐怖的想法已经很少很少了,我很恨那些坏人,我很同情很难过那些受害的女孩,但我不知怎么调整才能让我彻底拜托那种错位的想法?现在我结婚了,基本半个月一个月回家一次,勉强的喊声 爸 或者为了气氛会和他说几句话,有次妈还和我说以前她当时带着我,那时我很小,生父不要我想送人,是养父接受了我们,说我姥姥生病时,养父伺候的好,周围人都夸,我就想呵呵笑笑,我不是不知回报感恩的人,但是我不可能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我能做的只能一辈子都不告诉她那些事,给他们养老送终,但要说让我对他有对好,我真的做不来,我要让他知道有些事不是不可能被原谅的,这不是一件小事,现在在我妈心里我成了不懂事不感恩的人,那我也没有办法了,她们都60多岁了,平时看起来就是老来伴吧,我不能狠心打击我妈,毕竟这个年纪经不起折腾了,更不想让我弟弟知道这些,我只能用我的忍,让他们保持着这个所谓还算和谐的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