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我封闭自己,当然不是全部封闭,是半封闭,我会只跟一两个人玩,...

我封闭自己,当然不是全部封闭,是半封闭,我会只跟一两个人玩,其他人不管对我怎么样我都看不到,甚至我记不起老同学的样子和名字,这种半封闭中,只是我对自己,我的朋友不会,所以我在友谊中也不占便宜,她们是流动的,我是半封闭的,相对来说我更容易妥协,我比较不容易找新朋友。这种关系在毕业后又投射到我的领导上,我会特别忠诚于领导,这就会导致我的能力和主观能动性比较差,我倾向于听领导安排,因为我觉得这样领导肯定不会不高兴了,完全听领导的领导就高兴,这样的我工作常被批评不知道灵活变通。我缩小了自己的朋友圈子和直接上司圈子,我就对她们很体贴照顾了,就没有边界了,我觉得我画了一个安全的圈,在这个圈里怎么对她们好都行,可是别人不是这样对我的,她们对我是有边界的,我清楚的知道在我的朋友那我不是最重要的,她们也对我好,但觉对做不到我对她们那样,我现在放弃了很多友谊,因为太多不对等,让我失衡。

发布于2015年10月18日 星期日 21:3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