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关系有修复的必要吗?我是不是太圣母了

我和男友交往一年多,我们两个大龄青年由于童年经历的影响性格都比较自卑,我很难相信别人会真正爱我,对婚姻态度非常悲观。我们交往过程中他极力展现他最好的一面,但时间一长还是暴露了很多问题。本来我们年初就要谈婚论嫁,可是在处理冲突的方式上我觉得还没有磨合好,希望磨合好后再结婚。我始终认为有冲突时应该两个人一起协商处理,我会主动说出自己的需求,但他常常是回避的态度,说了要改也改不过来,不做出努力就会提分手。为此我特别心累。他从小生活在爸妈经常吵架的环境中,并且学生时代经历过非常严重的校园欺凌,完全打击了他的自信,变得很没有安全感,所以非常厌恶与我吵架,一吵架他总是会陷入到深深的自我否定当中。因为这些原因我好像也能理解他的行为,所以在交往过程中我总有一种帮助他让他提高自信的心理(其实也是帮助我自己)。但由于我也是不安全型的人,常常事与愿违。

上个月偶然的一次机会他在我的逼问下承认在认识我之前有找小姐的经历,我整个人都崩溃了,完全不能接受,指责他道德底线低,没有自控力,非常害怕他以后再去。他反而对我很生气,认为这是过去的事情,和我在一起后是一心一意的,以后不会再去。可我很难相信他了。或者说不能相信任何男人了。他觉得我以后会时刻监视他,怕我再也不能给他信任,他没勇气面对,还说我太强势了和我在一起很压抑(我第一次知道原来他有这种感觉),所有事情加起来让他无力承担,于是又提出分手。冷静了几天后我表示只要他用实际行动让我安心,那我会克服自己不再去想这件事,虽然心里还是会有疙瘩。为了做最坏的打算我要求签一个婚前协议,他认为这是一种不信任他的方式,说什么都不同意。我感到非常失望,我们爆发了激烈的争吵。即使这样我却还试图挽留,我特别害怕关系的失去,最后我们还是不欢而散。我感到当时的自己特别犯贱。我认为是他的行为造成了我对他信任的缺失,应该主要由他来弥补。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没担当,我彻底失望了。

最近在看心理学的书籍试图疏导自己,我才了解到原来我在亲密关系中属于痴迷型依恋,好像突然理解了自己在恋爱中的各种表现。我想问问大家我为他的行为找理由这种事情是否有点斯德哥尔摩症状啊?他有提出想复合,我表示他的行为让我心碎,他就又退缩了。我感到很摇摆,理智上觉得应该干脆的放手,心里又觉得说不定可以通过心理咨询修复关系?看到他现在持续自我否定,我还是为他感到难过,即使不在一起了我也不希望他以后继续这样,在简单心理上看到的一些针对低自尊的文章我都有种想发给他的冲动,想着或多或少有些帮助,我是不是太圣母了?

抱歉写了这么多,谢谢你们看到这里,请给我一些帮助,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