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我36岁,已经为人妻人母。我的母亲是一个精神病人,这个事实是...

我36岁,已经为人妻人母。我的母亲是一个精神病人,这个事实是我在大概十几岁的时候才意识到的。儿童时期,我一直都认为她是被魔鬼附身,所以有时和正常人一样,有时突然就变成另一个人,经常发疯,为一点小事莫名其妙的骂我们,毒打我们。我母亲的情况是时好时坏,她对外人都似乎很正常,唯独对我父亲和我们几个孩子像仇人一样。我父亲是名农村教师,他对我母亲一点办法也没有,所做的只能是逃避,大部分时间,父亲在单位,我们三个孩子和母亲一起生活,我们的生活一塌糊涂,现在想起来,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因为有这样的母亲和家庭,我的童年在惊吓毒打中度过,青春期变得异常敏感自卑脆弱自闭。高中时,我和姐姐都在父亲所在的学校读书,结果我母亲竟然骂我和姐姐和父亲特别不堪入耳的话,那些话使我听了想发狂。我不能想象一个母亲可以骂女儿和丈夫那些话。我有一次她竟然在校门口破口大骂起来,刚好放学时间,学生都在围观看热闹。她当时完全丧心病狂了。这件事直接导致我姐姐辍学了。我父亲对这些除了忍耐别无他法,他只是一次次告诉我们,这个家是火坑,谁有本事就早点跳出去。高中有男同学追我,我完全无动于衷,我觉得自己根本没资格去干这些风花雪月的事。大学时,我终于脱离了家庭,暂时的,但我从没觉得自己和同龄人一样,总有一个声音提醒我,你和别人不一样。他们做的你没资格做我拒绝男生的追求,排斥肤浅的娱乐,从不向任何人说起我的家庭,我的母亲。我对神经病这个词异常敏感,听到就会不舒服,恐惧。我从来不会想家,一到假期我就焦虑害怕,我想各种办法打工不回家。工作后,有人介绍对象,我跟人见第一面就问人家有没有了解我的家庭背景,如果不能接受就算了。谈过一次失败的恋爱后我匆匆结婚了。结了婚我就可以不回那个冰冷恐怖的家了,母亲也老了,几年前她已经打不动我了,她意识到了,她的神智大致清楚,现在只剩牵挂我们几个孩子了。因为一个个都从她身边逃走了。家里只剩她一个人了。有时也觉得她很可怜,但一看见她又觉得无比厌恨,有了孩子后,我调到离家很近的单位上班,和父亲在一个单位。结果母亲经常到单位门口找我,我觉得门卫,同事领导常常用异样的眼睛看着我,就像小时候被同学看一样。我非常难堪害怕。害怕母亲像以前那样骂那些不堪入耳的话,虽然大家多数知道她有病,但那些话从她嘴里出来,大家会怎么想。我非常恐惧,同时怨恨母亲。那一度我得了症恐怖症。严重失眠。就这样,我在单位表现非常低调封闭,不想跟任何人有交往,和父亲都刻意保持距离。几年后父亲退休。他找了一个老伴另住。我的状态有点好转。但母亲这个人仍然是我话题的禁区。我从不在人前提她。有时理智分析,觉得她终究是病人,她自己并不知道她对我的伤害有多大,但始终不能原谅她。直到现在,我总有一种心理,觉得自己没资格高兴娱乐,有时偶尔人前高兴下,张扬一点,总觉得有人盯着我质问,你家都成那样了,你还傻乐什么?你有什么资格?总觉得人家的家庭怎么都比我好。自己很可怜可悲。好像也嫉妒别人。这严重影响到我现在的生活,我该怎么面对母亲和自己的家庭?求老师指导。

发布于2014年11月16日 星期日 02:2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