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家庭潜意识创伤

是这样,因为从小家里有亲戚关系的男性都给我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导致我现在都不愿意跟男性接触,心底对男性都带着疏离畏惧甚至厌恶。

某些特定的事会时不时地不受控制地被我想起来并陷入一种负面情绪中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无论是已经过去好多年的还是最近发生的,我其实一直怀疑我家里有遗传性的精神问题,从我爷爷到我姑姑和父亲都是脾气很大的人,动辄摔砸东西或大吼大叫,扬言要杀人。其实我的脾气也很打,但我一直在有意控制自己和转移注意力,不会对别人去发,也不会拿东西撒气。

那些让我每每想起就很不舒服的事包括小学时候跟我爷单独在家,因为突发疾病身上难受就皱着眉头答了他的话他就去厨房摔东西找刀骂着等家里其他人回来就都砍死,我只能哭着小声给奶奶打电话。还有他半夜被亲戚家的狗吵醒,也是半夜三点多起来抱着狗就要摔死,还嚷着要杀了阻止他的人,我只能爬起来劝架。我父亲总是喝酒,喝多了回来就逮着我大声吼叫,哪怕我每次都躲进房间他也不放过,锁门了他更是暴怒,会摔门和大声吼个不停。其实我满可以反抗,但之前有我爷的例子,他又只把我当不需要尊重的物件,我总担心他会杀了我,甚至有时候他顺手帮我接的水,我第一惯性思维就是有没有毒。而且我反驳他,跟他吵架本来就没意义,除了争一口气,而且我母亲也会很不高兴很难过,我在家里只有一直把母亲当精神寄托,虽然她也是情绪化的人。但我还是不希望她情绪不好,因为一旦她也讨厌我,我就感觉我没有家了。

现在已经成年了,其实平时想想觉得也没什么,比我更惨的人也有很多,但依然会控制不住陷入回忆和那种情景,甚至惊恐愤怒得一夜都睡不着,脑子很乱很乱,感觉憋着很多东西。然后就会觉得自己很没用很弱,这么小而久远的事还是忘不掉抛不开。跟父亲也亲近不起来,但怕他发疯吼人让母亲不高兴每次还不得不忍着强烈的抗拒跟他对话,逢节和生日还是要送礼物,还是要在外人面前装孝顺,真的好累。抛开良心来说,我只希望可以永远不要看到他,也不要有联系,虽然一定会尽赡养义务,但孝子是真的不想再装了,从心里来说我是从来没有觉得他是我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