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您好,我是一个2岁孩子的妈妈。 我承认和老公是在各种...

您好,我是一个2岁孩子的妈妈。

我承认和老公是在各种压力下(年龄、家庭)结的婚。我对他的很多生活习惯和观念都不认同,比如不爱做家务、不整洁、常常说话没礼貌、大男子主义等。我们的家庭来自不同的城市,也有很大差异。结婚后我们后都定居到一个新城市(都不是我们俩个的家乡和成长地),新工作、新行业,两个人的压力也都挺大,所以常常有争吵,我傻傻的认为有个孩子就好了,就会有新开始。

怀孕以后我依然在怀孕反应强烈的情况下自己做所有的家务还继续上班,他虽然态度上很和气,但没有任何实际行动,为了让我得到照顾,他爸爸(他妈妈也是很不会自理的人,我父母在老家尚未退休)到我们家来照顾我。但观念的区别让我更加难受,而且在他爸爸在的期间,我们还有一次很激烈的争吵(都是不做家务的小事),他的行为非常暴力。 我对他们一家人的印象进一步变坏。后来因为居住条件的原因,我回到自己娘家修养了一段时间。回来后后大吵了一架。 在怀孕5个月的时候,宝宝查出了先天的足部疾病,我心里无比的无助痛苦。他除了语言的安慰没有任何别的动作。我经过我再三了解,决定还是积极迎接这个新生命。为了给孩子治病,我们决定到条件较好的我父母家生小孩。

预产期正逢农历新年,他把他父母都接到我家,一起迎接小宝宝。孩子生下来和B超预测的一样,需要几年的一系列治疗。这时他的母亲才知道孩子足部疾病的事情,并埋怨是我们一家没有告诉他们。为了更好的治疗,我们又没出月子全体搬回自己家(8个小时车程)。经历了各种手术、城市间奔波、各个城市医院的咨询、以及没奶、孩子哭闹这些所有妈妈都头痛的经历。所有的人都精疲力尽,尤其是帮我带孩子的我的父母,更不要说我这个产妇还能有什么好的照顾和休养。并且在月子里,他又因为非常小的事情大发脾气。

后来这将近两年的时间里,家里发生了各种冲突(我父母常住我们家,他父母偶尔来),我和老公之间、我父母和我老公,我自己和我的父母,双方父母,我和公婆之间,因为各种大事小事,买房子、装修、带孩子、治病、工作、收入、生活习惯等等都产生过矛盾。这期间孩子基本全都是跟我睡的,并坚持夜奶母乳至一岁半,所以自怀孕开始一直没有好好休息过。最后的一次大爆发中(主要是我父母和他父母),让家里的关系彻彻底底的糟透了,我和老公也到了离婚的边缘,再后来我们的争吵也升级为动手,我自己的脾气也没控制好,但却是他先动了手还是当着1岁多点的孩子的面(这些我都瞒着父母,但当时报了警,不了了之,想到孩子受到的影响,心里无比痛苦,而且后来只有我们两人的时候又发生了一次)。后来,我父母放弃家里的舒适条件(从我生孩子开始刚好退休)在我们家小区租了房子,帮我带孩子。我老公是早出晚归周末加班几乎不见人,我也几乎不和他的父母(在老家)交流。 值得欣慰的是,在这种少见面各自分开的情况下,生活还能正常过下去,孩子的病治疗的非常好,健康快乐的成长。

但我父母不可能一直租房子住,他们的养老金不多既要花费房租,居住条件也不好,而且因为孩子的足部疾病,带孩子特别累,他们的身体也出了很多状况。我老公还自己做点额外的小生意,但只见花费不见收入,工资基本剩不下。 我负担了所有的生活花费,打理家里的一切事物。他多次提出要把孩子带到他父母家带一段时间,这是我绝对不能忍受的。现在他又提出要二胎,想生个儿子。我内心无比希望孩子能有兄弟姐妹陪伴,但又无比厌恶他的这种想要儿子的观念,也不敢想象两个孩子我的父母怎么吃得消,更不敢想他父母来带的情形。考虑过自己辞职全职带孩子,但我想到们之间完全不同的消费观念还有各种矛盾,不工作连花费都可能成问题,更要事事被老公限制。

这一切痛苦不能怪别人,只能怪自己的过分单纯,婚前没有成熟的考虑婚姻和生活,对自己的人生没有规划。其实我也努力和他沟通过,最终都变成了更严重的争吵。我也做出了多次努力接受他的父母,主动改善关系,心里也明白生活的上的磕绊是不能避免的,但现在已经到了一想起来就浑身发抖的地步。马上就要过年了,只要一想到他父母可能要来或者要去他老家过年,我就怕的浑身无力。平日也是这样,我父母一问起我和老公之间还有老公家里的事情,我就害怕,什么也不愿意说,并且老公提到这些事情,我非常害怕进行交流,也不敢反对他,又不想答应他,也想过离婚,但想到孩子,我退缩了,甚至我害怕如果争孩子抚养权和房子的一半(房子80%的钱是他自己出的),他会不会有什么极端的行为。 一想到这些事或者以后的事就痛苦的流泪,工作上也是注意力不能集中,记忆力变得很差但这些痛苦的事情却丝毫不能忘记。请问我是否可能得了产后抑郁症,或者有什么办法可以从这种状态中走出去?

十分感谢!急盼回复。

发布于2014年11月17日 星期一 18:4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