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有了咨询师,就不应该再去寻求其他方面的心理援助了?

我处在一段长期稳定的咨访关系中,但我只负担得起每周一次的咨询费用,可每周一次的咨询频率对我来说太低了。我常常想要寻求更多支持和帮助,尤其是免费的,比如一些免费来访者招募。他们提供支持的方式与我的咨询师截然不同,比如箱庭疗法、经颅磁刺激等等,而我的咨询师是动力取向。可他们在了解到我有咨询师后,就将我拒绝了。还有一些非研究性的活动,我也常被拒绝,虽然它们也不是咨询。我感到有些痛苦,像是一个孤儿被抱持度很高却忙碌的父母收养后,就不再收到来自各方的关心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