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做事情没什么动力,老想着做这东西有什么意义,又想不出个所以然。

我厌恶谈及我的过去,因为那对当下毫无意义。

我视感情为理性的累赘,极力避免它对我理性头脑的侵蚀。

我对争论嗤之以鼻,并避之如疫病,因为我实在找不到什么非要说服他人的理由。

我讨厌短平快的娱乐方式,那只不过是麻痹民众的精神鸦片。

我开始避免出风头,因为我实在是看不到什么出风头的好处。

我不畏惧失败,甚至有点期待失败,因为那意味着可以放任自流,更因为我曾体验过成功之后的空虚。

我不讨厌社交,但我畏惧亲密关系,我不讨厌竞争,但发自心底的厌恶压力,也许我是一只无法接受事物的两面性的井底之蛙,渴求理性的我,却抑制不住的同时渴求关爱。宣称着眼未来,却对我现在所作的事情的意义毫无头绪。讨厌争论,却渴求着获胜之后的荣耀与光环。期待着毫无压力,却又希望能够成功,也许我是一只无法接受事物的两面性的井底之蛙。你怎么想都可以,我不在乎你的想法。

真是矛盾的存在,我有着这么多细腻的情感,但我却拒绝去好好体会其中的任意一样情感,只想着“只要给生活赋予意义,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啦”,多么可笑。

这样的借口还有好多好多,像是“只要是投身共产主义,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啦”,“只要相信上帝,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啦”。但是这只是掩盖了问题,问题不会消失,你将他深埋地下,它只会生根发芽,演变成更难解决的问题,到时候怎么办?再找个借口?

再找个借口确实是种合理的解决方式,不过活在虚幻的借口当中终究是一件让人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转念想想,人也确实就是活在自己编织的意义之网中,再往下会落入虚无主义的深渊不是吗。

或者说,我这么想,其实已经有一点虚无主义的味道了?

那可真是不妙呀,我得尽快摆脱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