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其实犹豫了很久了,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状态。概括一下,应该是...

其实犹豫了很久了,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状态。

概括一下,应该是非常害怕和人交谈吧,特别是寻求合作或帮助。不敢开口,总觉得自己给别人添了许多麻烦。总觉得自己欠了别人莫大的人情。而且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太蠢,什么都做不好,才会去麻烦到打扰到别人。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不论是一起做事还是玩儿什么的,总是特别怕因为自己表现得太蠢而拖累别人,进而让别人很厌恶。别人的一个表情,一句话,都会让我觉得我是不是冒犯他了,让他不高兴了,进而就更加手足无措,不知道要怎样才能让他不要讨厌我。久而久之,就对社交非常恐惧,虽然面上还能保持一定的镇定,但是内心总是无比崩溃的。张嘴跟别人进行沟通之前,总是要再三思量会不会被对方厌恶或者反感,经常斟酌着斟酌着就想放弃了。

我自己也反思过原因。归根结底,我是一个很缺乏自信的人。我会因为一个课程的pre或者需要联系访谈对象才能进行的作业而异常崩溃,在我内心深处,我害怕与人交流,我觉得我在与人交流的过程中无时不刻不表现得很蠢,蠢到令我pre的听众和我要联系的访谈对象心生厌烦,而他们只是出于起码的修养才没有对我的愚蠢进行批评,但是我在他们的心目中已经留下了包括自大/语无伦次/等等的愚蠢的印象,而到我下次再进行类似的交流的时候,这种印象就会被加强,我就会更加被反感,从而形成一个恶性循环......我无法克制自己这样想,我拼命地希望自己把每一件事都做好,都准备好,这样我能够稍稍显得靠谱一点,不那么愚蠢一点,可每次与人沟通联络之后,无论结果如何,我都难以克制地去回想自己在这个过程中表现得多愚蠢,多不堪,给别人留下了怎样坏的印象,这种印象又怎样地会被人深深地记住,从而令我今后的沟通和联络更加寸步难行。时间久了,不仅是这种寻求合作和帮助的沟通,即便在日常生活中,我也很恐惧跟别人交谈,哪怕是早上遇到认识的人打个招呼,我也会踌躇再三,生怕自己打招呼的方式不当给别人带来困扰,进而留下很坏的印象。最后,往往我便会选择不打招呼。

我的父母都自认是不善交际的人,而他们也认为自己的不善交际让自己吃了很多亏,损失了很多机会。所以他们特别希望我能够长袖善舞,善于交际和经营人脉,而不至于像他们一样因为人际而遭受损失。坦率来讲,无形的压力还是有的。比如说,他们会特别关注我和之前本科室友的关系,总是会跟我说要好好相处,不要太任性,不要太孤僻,面子上都要过得去,在我每次从家里回学校的时候,还会很费心地想要给室友带点什么东西,才能够让我和室友的关系进一步融洽。我在外婆家长大,外婆也很重视人际交往,和邻居以及退休前的同事也关系不错,所以她也总是会跟我讲她是怎样不容易,付出了很多才维持了今天很好的人际关系。而妈妈会跟我抱怨爸爸不擅长人际交往,所以丧失了很多机会。而爸爸也会向我抱怨妈妈,乃至抱怨外婆外公家,说他们怎样的谨小慎微,完全一付小市民的人际交往态度......我已经说不清这些林林总总对我有没有影响,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是现在这般恐惧与人交际了。我既觉得与人交谈/交际/沟通是颇费心思的一件事,稍有不慎就会无法挽回;又觉得自己经常犯蠢,无法做到父母乃至家人所期望的长袖善舞,八面玲珑。而又觉得如果做不到,那么自己的未来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这些想法都让我在每一天中异常纠结,异常崩溃,不想说话,更不想社交,却又担心因此折损机遇,不得不硬撑着去做一些事,去交际,去沟通。而无论交际与沟通的结果如何,我都会在那之后对自己产生深刻的厌恶和自责,觉得自己又蠢又笨,是自己搞砸了一切,是自己让自己今后寸步难行。

最近需要帮老师办理课题的一些手续,我知道这是老师的一种信任。但是那一个又一个的盖章,一个又一个的签字,一样又一样的修改,我想都不敢想,一想起来就崩溃得想哭。上上下下,跑来跑去,我真的很恐惧这种没完没了的协商和沟通,想起来就焦虑得想呕吐,我真是太没用了。

发布于2015年11月02日 星期一 17: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