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我33岁,是身边女人眼里的事业性女人,我是一个情感至上的人...

,我33岁,是身边女人眼里的事业性女人,我是一个情感至上的人,很感性,毕业后留在了老公所在城市,当时留在异地很辛苦,老公进了移动公司,后转成正式工,我因为异地户口进了私企,后多年努力做了部门经理,结婚九年了,因为工作性质及性格的原因,平时工作中的事情基本不和老公聊,再难再痛的问题自己消化,慢慢的,生活你我属于满满正能量奔跑性人,他比较安逸。我们共同语言少了很多,现在的交流基本就是他在批评我今天没有关煤气,明天没有关灯,或者一起开车时因为我油门踩的太急的抱怨,可能是工作强度的原因,一直接受不了他的絮叨,他的工作基本上只和部门人打交道,每天回家玩手机,我的工作是和外界各层打交道,负责一个团队,关系网大,比较辛苦,花钱手大,我的原则是宁愿钱受罪不要让人受罪,刚好与他相反,所以我们今年的矛盾基本因为我下班迟或者花钱多引起,一直以来我感觉自己很累,时而很痛。我们有六岁可爱小孩,放学后基本我老公带,家里收入稳定-------以上是我的婚姻状况。今年七月出差前,因为一些琐事他和我大吵,当时的一句话,很重,让我感觉我原来我在他眼里一直是那么一个形象,很痛,很伤,那一刻我居然觉得心里彻底没有他了,那段时间虽然正常工作,但好像心死了一样。过几天后出差路上遇到两年前很有好感一合作伙伴(两年里没有联系),我们在同一城市,异地出差,当天晚上约我去吃饭,因为很想在那个陌生城市里好好醉一次,所以就去了,当天晚上我们聊了两个多小时,他说两年前我就在他心里,所以,这两年一直没有联系但一直很牵挂,那天我们喝醉了,过程中我没有提任何家事,后来送我回酒店时,我们抱一起了,奇怪的是这么多年对其他男人的那份疏远在他跟前居然没有, 理智让我拒绝我们之间发生什么......回来到我们城市后,我发现我居然每天想他到心痛,他当时去异地出差,我们相隔20多天后见面了,居然有很冲动的感觉,当天晚上和他在一起了.......理智告诉我我错了,但情感上却离不开他了,有时候刚好在工作或家事上最痛的时候收到他的信息,很暖,很暖......让我很依赖,那段时间我很自责,有道德上的谴责,也怕以后收不了场,因为每天脑子里都是他,所以,经过一天思想斗争,觉得可以放下时,就去和他告别,我说了好多人伦道理,讲我们不能继续的理由,当天晚上我哭了,发现他也哭了,喝了很多,第二天收到他发的信息我居然很心疼,那种痛是此生没有感觉过的刺痛,就发信息告诉他给彼此十天时间,好好想清楚,这十天里出差爬了好多山,克服自己,回归到正常生活,可结果还是没有回去.......十天后我生日的那天,我们见面了,他也告诉我这个时间段他的思想斗争,他也在给我和他自己时间......除了第二次见面发生关系外,我们更像知己,聊聊天,最多拥抱一下,有时候工作生活遇到问题他会很好的给我分析,告诉我怎么做更好一些,我常叫他“N老师”,他叫我“小朋友”,他比我大六岁,我们都有好的家庭,稳定的收入,彼此都知道这份感情不该存在却都没有办法放下,好像更像是心灵深处的一份存在,我觉得更像是我的爱情,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以后我们也不会再近......现在却也有自责。但还是放不下。

发布于2015年11月13日 星期五 22:0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