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我小时候虽然不是很外向的人,但是在学校里还是有很多一起玩的同...

我小时候虽然不是很外向的人,但是在学校里还是有很多一起玩的同学,放假了也有一些关系好的小伙伴一起玩,不过我并不敢说这些都是“朋友”,毕竟人在童年时还没有完整的价值观和志趣,顶多算是玩伴。

中学开始我在学校的朋友就不多了,不过要好的还是有的。到了十七八岁时,估计是每个人都开始有了自己的三观和志趣,于是就物以类聚或者分道扬镳了,我的朋友就更少了,不出一两个。

于是在那个时间段我特别期待能拥有志趣相投的人成为朋友,所以就开始写邮件结识笔友,结识笔友的过程还是很愉快的,认识了差不多全世界很多国家的同学或同龄人。

后来慢慢的和其中一个笔友关系特别好,有特别多共同的话题和相似的价值观,于是时过境迁,几年下来我就只剩下这一个和我还保持联络,而且这些年不光是我很欣赏他,我爸妈也是,甚至比我更看重他。因为每次彼此通信的内容我都会讲给爸妈听,而且这个笔友虽然比我稍大一点,但是在很多方面却比我成熟懂事得多,经常督促我指点我,有话直说甚至会直接批评我,算是古书上说的“诤友”吧,(因为我生活中的朋友即便是关系很好的也没有达到诤友的地步)所以我也一直视他为学习的榜样,也很珍惜与他的友谊,甚至把他看得重于现实生活中的同学,也因如此,现在也添了一些烦恼,几年过去,我们都从学生毕业走向了社会忙于自己的生活,联络得更少,但是因为我把他看得过重了,看成唯一的至交,所以只要他不和我通信我就觉得很失落,心里很空,很沮丧,只要他一来信我的心情又立马如过山车般冲上云霄开心到极点,就连我爸妈都很开心。而且我也知道随着时间流逝,现在还是忙于工作,将来我们各自成家立业后可能就会没有联络,所以我很想时间慢一点过,我也很荒诞的希望我这个笔友慢一点成家立业,以便多一点时间在我们的友谊上。我不想失去他这个至交、诤友,每次等他的回信时我望眼欲穿,就连我爸妈都会督促我给他写信,节假日时要是我忘了问候他我爸妈还觉得我不够朋友,不过我把他看得这么重,所以基本他每年生日,节假日我都会写信或者发贺卡问候他。

所以我觉得我烦恼的根源应该是我从小朋友不多知心又少,所以把这个笔友看成我唯一的至交,甚至替代了生活中的朋友,而不是现实生活之外的补充,因为我觉得我对于这个笔友应该算是他现实生活之外的补充吧,至少在他心里没那么重要吧,所以要想改变现状,我是不是得把注意力放到现实生活中的人?在现实生活中发现发展新的好友,朋友多了就不会那么看重这个笔友吧?不会这么烦恼了吧?谢谢老师指点!

发布于2014年12月25日 星期四 12:4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