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我是否應該原諒父母&另一個問題

,

兩件事,可以挑一件,當然最好兩個都談:

一,我在猶豫要不要和父母斷絕關係。

父母從小虐待我,肢體暴力,語言暴力,冷暴力,什麼程度?七歲就打到吐血,做手術,這種級別。我爸主要負責打,我媽主要負責冷暴力,我爸打我的時候我媽象徵性地說兩句,然後就袖手旁觀,有時候會煽風點火,衹要我稍不順她心,她就借我爸的手打我。家裡窮,我極其懂事和節省,但每當學校要交伙食費我問她拿的時候,她還是要埋怨我,甚至讓我爸打我。她冷漠,造作,虛偽,我恨她比恨我爸更多。

而且這都不算什麼,最難受的還是她和她的親戚們從小指責我,如果不是我的出生,我的存在,我媽就不會變老變笨變醜,受我爸和奶奶欺負,都是為了我她在忍辱負重留在這個家庭。我從小揹負著媽媽下半生的幸福,我覺得我出生就是為了還債,自覺罪惡深重。

我不知道我爸是不是有意的,總在我換衣服的時候上來(我沒有房間,只住在閣樓),上來我叫他下去他也不迴避。還曾經在我洗澡的時候把門踢開,敞開家裡大門(廁所門正對著大門),鄰居都看得目瞪口呆。那時候我已經青春期,發育得差不多了。為此我羞恥了很多年,有亂倫的羞恥感,覺得很羞辱,覺得自己很髒,覺得人生毀了。在之後的七八年里,每每夢回總是重現這個情景,然後驚醒。

我從小無數次求她離婚,她都以單親孩子很可憐為由拒絕,但她總有意無意提到離婚她自己名譽受損。再加上一些在學校的刺激,我15歲就患上精神病性的抑鬱症,當然這是幾年後才確診的,衹是當时已經表現出症狀。同時確診的還有SAD和GAD。(一年後還確診了BPD和NPD,都是童年導致的。)確診以後他們阻止我吃藥,明知我有SAD,我媽還天天在家門口撒潑,叫鄰居出來“看這個不肖女”,只因為我不敢接電話和開門。

她不願意讓我獨居,美其名曰擔心我,最後還是被我套話套出她不願意讓我獨佔新屋,哪怕我承諾半年後搬出去放棄房子的所有權。

21歲,我在微博上直播自殺,救回來以後他們才開始成為真正意義上的父母,履行做父母的責任。

他們現在對我很好,也認錯,也哭過,我表面上也原諒他們,平時坐在一起有說有笑,可是我一直無法釋懷。我瞧不起自己。我覺得我背叛了自己。我覺得我對不起小時候受盡苦難艱難活下來的弱小的我。可以想見,如果不是我成長成為一個成年人,並且自殺后他們迫於媒體的壓力,可能現在還在施虐。而且我不甘心家族里的人都認為我原諒父母天經地義,不原諒就是我罪無可赦。

可是,他們也老了,現在也對我很好,懺悔過,盡一切所能給我最好的,支持我治療和吃藥,只為我過得開心。

如果我跟他們斷絕關係,即使將來找到真命天子,我也是個沒娘家的人,被婆家欺負了也沒人幫我,無處可訴。如果跟丈夫離婚了,更加是孤苦伶仃(在不移民的情況下,除非非常富有,否則不生小孩)。我朋友也少,交了十多年的朋友也對我不緊不慢,如果跟他們斷絕關係(指斷絕來往),我將失去所有的社會支持。

老師,我該怎麼做?

二,我對別人很容易產生敵意,尤其是觀點不一致的人。(觀點一致的就會很珍惜。)我的價值觀在中國也許算得上離經叛道:反中醫,反獨裁,反對吃狗肉,支持轉基因,支持普世價值。如果我對別人說出以上任何一項,可以想見大部分人的反應。這些時候我都覺得解釋起來心好累,覺得對方愚不可及。所以,如果是陌生人或普通朋友,我就極少亮明觀點,說到這些話題都是附和或沉默。但我無法忍受最親近的人愚昧。於是一旦爭吵起來我選擇很利索地斷絕關係,即使不斷絕關係,也會對交情有影響。所以現在我的朋友越來越少。我不以為恥反以為榮。但有時候也會覺得很孤獨……尤其是BPD患者,你懂的,雖然我也好得差不多了。我真的應該對最親近的人也放棄原則嗎?臣妾我做不到啊……(抱歉我就是認為自己有思想。)

第一件事,我曾在初三開始反抗父親,跟他們激烈爭吵,豁出去,小有成效,他開始敬我幾分,雖然之後還是打,但沒以前過份。

在我患抑鬱症以後,也一直嘗試跟我媽溝通,努力到什麼程度?每天哀求她留住她三四個小時聽我科普這個疾病,講述我的感受,表達我的情緒。她願意傾聽我也很感激。她看起來都像是很認真在聽,可是轉頭就忘了。至於父親,是沒辦法交流的。起碼在當时。

第二件事。我曾嘗試去和這樣的人繼續保持親密關係,但感覺就如同喝污水一樣難以下嚥。

我也曾試圖説服他們。但我發现他們毫無邏輯可言,也不看證據,衹是站隊,扣帽子。

发布于2016年1月28日 星期四 21: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