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晚上好。一直困扰我好久的问题是,我总是没办法客观的看待事情,...

晚上好。一直困扰我好久的问题是,我总是没办法客观的看待事情,而且尤其无法原谅自己从环境中吸收到的恶意,一旦感觉到恶意,也不管是不是真的客观存在,自己就会难以控制地觉得愤怒怨恨,想去折磨伤害别人。就比如说今天晚上,我和舍友的姑娘各自有喜欢的猫,之前因为毕业后生活水准与在大学时期不一样的问题有过嫌隙(我大学毕业后生活状态好了些,但她因为跟一个公认不上进又有依赖心的男生在一起所以生活水准下降好多),她发了一个我喜欢的猫的朋友圈状态,说这猫真够蠢。我就忍不住生气怨恨,觉得她是指向我的,(联想到之前相处的不愉快经历),于是回复看客才是真傻逼。我自己到现在也还是觉得生气,不过觉得,我们之前费心维系的分享化妆品衣服穿戴的关系,怕是要破裂了。

之前从高中开始时期的人生经验也有过很多类似的。周围的朋友有了解我的,说我好像有被害妄想似的。我当时觉得怀疑,但也不能完全否认。

高中之前成绩一直很好,后来上高中进了重点班成绩一落千丈奋力补上,又因为压力过大自己开始出现耳鸣头疼的症状,逃学在家宅了两年,高考后去了一个三本学校。那两年宅在家里的日子我一直很痛苦,基本处于想上学但很纠结的状态,纠结到想自杀,觉得人生没有意义,也自杀过两次。

大学之后的状态也并没有完全转好。交过一个男朋友,他给了我很多支持。高中那段转折时期开始我很排斥与同学间的交往,之前交过的朋友曾经对我大吼不要黏着她,我也一直没和舍友处理好过关系,压力过大难以自控有一次对着无辜的舍友发泄,说出一堆自己臆想的恶意来,让我们之间的关系变得很僵。也曾经因为讨厌上铺的女生总是嗲声嗲气,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视而不见被朋友批评。这种状况持续到大学时期,我和舍友的关系几乎从未亲近,一半的时间都在学校外生活,我总觉得自己对她们不用感情才能和她们和谐相处。

高中时期开始为了自救,我也尝试着看过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但是看到后来我才知道,心理学并不适合自学,我只是像无头苍蝇一样在不同的流派之间寻求自救方法,有时自己理解错了也并不知道。

我能看到的是,我从小听话没主见,也很乐意自己被安排。高中之前没有宿舍生活的日子里,我适应学校生活适应的很好,虽然在感情上和物质上严重依赖父母,但自己从好成绩中找到了自我价值,也没有觉得有问题。我总觉得自己的好成绩,是为了安慰父母生活压力大而存在的。(父母一直教育我他们工作多么辛苦,需要我体谅他们。)

我家家庭环境也有特殊性。爷爷家有四个叔叔,都多次入狱,生活混乱,吸毒,作死。二叔一生乱搞女人,骗女人生孩子不负责任,三叔疑心病严重,四叔有强烈被害妄想,也总是喝醉酒以后欺负爷爷。爷爷和四个叔叔,包括爸爸在内,都喜欢酗酒,喝酒以后会耍酒疯。每年回老家过年,我都会遇到大人起冲突,有时甚至会打到一起,捅刀子,砸车。或许只是因为关于一件事情不同观点的争执,各持一词总以为自己能比对方的更正确。家里人好强,虚荣。奶奶又是个极度心肠软,不分内外亲属,只一味心疼人的人。我觉得这两方面在我身上都有,我甚至怀疑我身上的问题有没有遗传的原因,是不是不可能改进的。

还有我和妈妈的关系,我妈妈是个对我很好,但一切对我的好都要以我对她百依百顺言听计从又不给她脸色看的人。所以我觉得我在享受妈妈对我的爱时,其实同时是有强烈的条件衡量的。有时候我只是坚持自己的意见不听她的话,她就会说很多恶毒的话中伤我,非要我屈服才开心。而且我还不能有不开心的表现,不然她敏感地感觉到了,也会骂我。说很多断绝关系之类的话。

再说交朋友。我是个对别人身上的特质跟没有判断力的人,交朋友基本上就是盲目的,只一味的讨好,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害怕表露出真实的自己的感觉,大概是妈妈总会对我说恶毒的话。时间长了别人做了一些让我觉得不舒服的事情,我总会忍耐下来。等到自己忍耐不了的时候就直接不理人家了。

我对周围的环境很敏感,尤其对情绪,不管好坏常常分不清界限,不自觉得吸收到自己身上,觉得苦恼了也理不出头绪。包括有时候感觉不舒服,当时都是意识不到的。只有事后到了自己熟悉的环境中切断和任何人任何事的联系,我才会后知后觉。而且只知不舒服,也不知为什么不舒服了。

这就是我能看到的一些事情。也不知道是否客观。

我想知道我能有什么改变这个特质的办法。

发布于2015年1月04日 星期日 22:4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