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留学时遭遇不适应和人际焦虑

因为成长经历的关系,之前有过抑郁症史,吃过几年药。

出于男友在国外的缘故,要去他所在的学校念博士,申请之前压力很大。药物的治疗没有从根本上治好我的毛病,在遇到挫折时却少不了,否则自己过不去那个情绪的坎。不过其实吃了药也没有很顺利过坎。期间自己都能感觉得到自己很多性格扭曲的地方,比如自卑,依赖性强,容易生气,但又不太能接受身边有不喜欢我的人之类,在申请过程中给自己增加了不少挫折,情绪波动挺大。当时在医院做了心理咨询,效果比较慢,但也有帮助,纠正了我的一些不太好的观念,只是后来太忙就停了。

终于申请留学成功之后,那段时间没啥压力,状态尚可,因为有两三年后要小孩的打算,就把药停掉了。那之后就进入了某种虚无之中,挺努力地实习旅行给自己找存在感,但无法遏止地陷入空虚的感觉之中。或许是之前给自己很大压力的出国团聚的愿望实现了,就忽然没了方向感,一直觉得人生没啥意义,忙活不知为何。几个月后,就出国去了。

出国之后,觉得自己简直就头脑空白了。因为没有目标,对一切安排被动接受,结果发现念博士相当辛苦,而自己由于申请时的一些不良经验,觉得自己其实并不喜欢,在这方面才能也有限。原本以为申请时感受的的痛苦在出国后就消弭了,没想到还是得继续,而且念博士要付出的时间成本很高,这些让我都很不满。几个月后我让自己接受了这件事,不再想,但也没有很强的动力,常处于被deadline赶着走的情况中。

同时文化冲击很大,同学也与想象中很不同。我自出国来就特别没有安全感,总觉得受到歧视。一方面由于语言问题,跟外国同学尽力交往碰壁,他们并不主动,我也经常没有话题,最后自己觉得非常尴尬。另一方面,一起来的中国同学中有能力强却又非常傲慢刻薄的人,让我很受伤又不知所措。但由于能力强,此人又很受部分中国同学追捧,以至于让三观不稳定的我很困惑。追捧的同学中有一位,原本与我关系尚亲近,却因一些小事开始冷淡待我,给我发出明确的不想与我深交的信号。这些都让我开始责备怀疑自己。

现在的情况是,身处外国同学较多的环境下,我就会开始焦虑,觉得恶心,脑中主动跟人说话和不知道说什么的两种思绪激烈对抗。平时一人时,常被距离的孤独和焦虑感包围,自责自己的性格缺点不被他人所喜,却又忍受不了孤独,对他人觉得愤怒。

情绪周期性来袭,我该何去何从呢?

发布于2016年2月19日 星期五 20:0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