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我有严重的抑郁……

这是第一次在这里提问题,朋友推荐的这个……

我抑郁是从去年冬天开始的,2014年冬天,那时是因为恋爱受挫吧,觉得一切都没有希望了,但是到了2015年春天就自己好了。但是今年冬天,又遇到了更糟糕的事情,压抑的政治环境让人觉得很恐怖,也没有希望。就会觉得我很糟糕,周围很糟糕,这个社会很糟糕,国家很糟糕。最近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学者江绪林和一位17岁高中生的自杀,都让我觉得很恐惧很压抑,看了江绪林的遗书后,我深深觉得他做的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有点害怕我也会像他那样。

我也不喜欢“正能量”的说教,那都是意识形态。我觉得抑郁和自杀只要都是人的自主选择,不能过多评判或谴责,江绪林和那个高中生都是自己决定自杀,不是在某些外界压力下自杀的,这也让我觉得他们没有什么过错。福柯说人对自己的身体有权力,的确是这样,所以自杀其实是一项权力。

近期的工作有一份总也做不好,需要很强的英文能力,和专业能力,但因为我做的兼职和我本专业不太相关,专业的东西都是慢慢学的。这次觉得真的太难了,可是已经拖了好久又不太敢和主管说做不下来,因为这时换人也不太可能。这两天又生病了,重感冒,生病时就觉得生活完全无望,有种要死的沉寂。

我们学校的宿舍很小,很拥挤,因为拥挤就难打扫,北方又风大灰多,屋里经常积灰。6个人打扫卫生也是推脱的,基本都是能少干就少干。我回到宿舍的心情就不好,很低落。舍友也和我不是一个专业的,也没有共同的聊,经常看到ta们看剧看综艺娱乐,对前途外界不闻不问,我很无奈就更不想和ta们说话。但是表面上我在寝室里还是表现正常吧,因为我经常讲笑话,可能想掩盖自己的抑郁。但那些笑话基本上是自说自话,室友什么反应,室友说的什么话我也都听不进去不想听。室友真的是不算很好的人,ta们会歧视女性,歧视同性恋,歧视穷人,看不到残障人。也对国家,社会正在发生的一切无所谓,冷漠不关心政治,总之就是“平庸的恶”。就算在外面还正常,回寝室的路上也会越走越抑郁,看到寝室的门就最抑郁了。

我和我妈妈说我抑郁的时候,她只会跟我说:你不要不开心啊,你不要哭了啊。今年春节回家,有一天晚上特别难过,哭了一两个小时,其实原因是很小的事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变得这么敏感。回家前在寝室有一天晚上,那会有一篇特别紧的作业要交,压力很大吧,就也因很小的事情在寝室爆发,说了些胡话,乱扣帽子,以前不会这么敏感的。明明知道自己在胡闹就是想吼出来,觉得对现实太不满了。

我也不敢告诉别人我的抑郁,其实身边有抑郁的朋友,ta控制的挺好,但我也不敢告诉ta,哪怕在一群抑郁者里面,我都不敢说我自己有抑郁。我不想让别人拿我当病人,也怕ta们不相信,因为我感觉我呈现出来的样貌还蛮快乐的。怕别人拿这事开玩笑,也怕别人不知道抑郁是什么,进而劝我,把事情弄得更糟。我就想突然剃个光头,让人知道我不好,就是有这个想法。

谢谢,这大概就是我的情况,很感谢如果你们能帮我……

发布于2016年2月28日 星期日 22:4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