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工作压力巨大,社会交往障碍,没有自信心,已经影响到了正常工作生活,很焦虑

各位老师好

我也是最近才考虑到真的要去找一位专业人士心理咨询了,因为由于巨大的工作压力,我已经感觉有些情绪崩溃的迹象。

在上大学之前,我一直都是一个和开朗的人,乐于沟通,容易合作,虽然也有自己的清高骄傲,在某些社交活动上会感到害羞,但至少不会害怕甚至厌恶。

大二那年,和很要好的男友分手,当时很伤心,但我还是很快就过去了,难过时间不超过一个月,但我发现,男朋友意外的背叛其实给我日后对人群的疏离起到了关键作用。

之后渐渐发现大学里的同学和自己格格不入,比如他们喜欢在背后嚼舌根,或者斤斤计较,这些事让我觉得很厌烦。我感觉到这时为止,我的心态正在慢慢发生变化。似乎在缓缓远离人群。

大四那年,由于我的专业的特殊性,通常是通过专业老师推荐才能得到合适的工作,我在父母的要求下,看了一个月的书就去考了公务员但没有考上,虽然我对公务员毫无兴趣,但是这种挫败感让我觉得很不舒服,因为我一向比较擅长考试。也是在这个阶段,我习惯了独来独往,因为好朋友暂时回家休息不再学校,我通常都是独自去图书馆独自吃饭,竟然非常享受且习惯这种感觉。之后我陷入对未来的焦虑,我该去哪?我能去哪?我想做的事我很难做到,我很想陪在父母身边,却不想做一份普通的工作,无处施展。于是,我大概开始了八个月的失眠,除了经常睡不着外就是睡不踏实,情绪极度脆弱,一点小事一片落叶都能哭。我检查了身体机能,没有问题,看了精神科,医生给我开了一点黛力新和另外一种大概是轻度抑郁的治疗药物,我吃了两天,感觉会昏昏沉沉,便没有再吃。需要强调的是,在我整个的心理历程中,从未有过自杀倾向,包括现在,也没有,我仍旧坚信外面有很多有趣的新事物,我想去看看,我喜欢那里,爱我的朋友(虽然不多)和家人。

八个月之后,我主动向我的大学老师提出,能否将我的作品交到北京的工作室,推荐我去北京。这件事的结果非常顺利,但是当我到达北京后,却发现一切并非想象。这边对专业的要求严酷的多,我被当头泼了冷水,上司虽然对我很好,在他的教导下我也学习了很多,进步很快,但是我却不敢表达,很多时候甚至没有想法,我想躲开这一切。加上我的上司并不是一个情绪管理很好的人,换言之,他的情绪管理有问题,他的脾气来的很突然,他的表达也是咄咄逼人的,我知道这样会锻炼能力,但是说实话我只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每一次表达我都觉得压力很大,以前我在学校的时候,大家一起完成任务我通常是领头人,甚至我可以独立完成四个人的任务,但现在我不行了,我害怕沟通,我感到巨大的压迫感。而且我的上司是一个规矩很多的人,比如过年不发拜年短信他就会觉得这样不好,要批评,但是我觉得这都是无所谓的事,我变得有问题不敢提出,而且我的工作环境很特殊,我是住在公司里的,所以说我基本上除了睡觉,其余都是工作时间。以前我有时间和朋友在一起,聊天或者看剧,但是现在我只有工作和烦恼。

对我的工作来说,我感到其实对于社会来说,我太年轻了,也太幼稚,而且我似乎在拒绝成长,我在拒绝成人逻辑。当初我进入公司,是按照A专业招的,但是我发现进入公司后,由于公司人少,我还要承担B职责,比如和客户沟通之类的事情,我很担心哪句话说的不够合适引起我上司的注意,因为他在这方面极其讲究,而我觉得这就是公事公办,事情我转达给你,你去做就好了,没什么可客套的,而且我真的不会再客户面前演戏,说漂亮话,我做不到他们那样,不是我清高,是我真的很难说谎。总而言之,我现在也在做我的本职工作,但是更多的时间我是浸泡在一些我毫无兴趣、厌恶的工作中的,而且我估计这种工作会至少持续半年。

所以,我现在的情绪很崩溃,我不但每天在做一些对我毫无意义的事情,而且我感觉我个人能力在这个环境下被压抑了,虽然我喜欢我的同事,喜欢我的本职工作,但是不得不说,这一切很痛苦。我不知道如何和客户沟通,我感觉我的大脑在逻辑问题上很混乱,这些事情让我觉得极度厌烦,为什么我们不能各司其职呢?我甚至产生了自私的想法,这些事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真的不care。我对人际关系还是希望保持距离,能少接触就少接触,而且在我工作的圈子里,人际关系极其混乱,大家各怀鬼胎的程度和私生活的混乱程度我相信是全国之最。我感觉自己正在一个巨大的垃圾场里翻滚。说起来,我倒更喜欢和理工科的人工作,和他们工作单纯多了。

大概还有半个月我就要去外地出差大概两个月,因为工作日程紧,我可能每天都会被上司狂骂,可能他们让我沟通的事情我又做不好,这让我觉得自己很笨很没用,虽然我确信换个轻松点的环境,我会比大部分人都好。我太累了,太焦虑了,睡不够,职业热情几乎为0,我该怎么办呢?

发布于2016年3月01日 星期二 13: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