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委屈又痛心疾首

毕业至今,由于难解的心结和心理阴影,严重的自卑,使我因为害怕恐惧,开始戴上了防护面具,面对着我欣赏的昔日同学和有的人,我不敢在这种关系里敞开心扉,我很脆弱死要面子活活受着罪,可是还硬撑着自己最好的一面示人,我极为恐惧打开内心在和这些人交心的时候,由于经历和知识的不同背景,导致鸡同鸭讲的无法理解,或我语无伦次讲不清晰,再或者就是对方知道了我的弱点和问题,对我改观,或者悄悄疏远,再或者就是把我的问题和遭遇告诉给自己要好的人(都认识),被出卖说着闲话或被嫌弃,于是我开继续联系了和心理有关的环境和人,我迷信和心理学有任何关系的人和环境,把这里幻想成为了一个乌托邦的理想国,所以哪怕给陌生的人交流和倾诉,我也划地为牢不敢走出这个怪圈和局限,拓展自己……后来在一个相亲的事件中,恶性循环了我的这种问题和限制模式了,我像原来在乎和重视那些同学朋友那样在意和重视他,可是由于紧张不安和自我歧视等自卑感作祟,我还是想让自己在变的更好的时候再接近他,继续深交,我所在做的努力和付出他和之前的那些人同样都不知情,也不知道我的问题和心里障碍,所以就把我表面的忽冷忽热解释为我不在乎他,也不喜欢他,或者我还有别人,总而言之他对于我并不重要,我们的矛盾形成了僵局,我一松劲,关系就变得分道扬镳了,这段拉拉扯扯的失败纠缠给了我冷酷绝情的沉痛打击,我开始思考自己的各种想法和行为,理解自己,现在我已经对自己增加了大量地了解和辨认了,可是我却和我本来都在乎的人缘阴差阳错的陌生疏隔了,我从一开始就是欣赏和珍惜对方的,可是却搞砸了我们之间原本的联系,我心里好内疚自责,再要向对方解释这些来龙去脉,关系之间的心里距离也不比从前坚韧和亲近有耐心,对方对我的误会也已成型,对我的情感需求也不比曾经了,我很伤心难受,一直在自己的囚困中束缚的我,现在总算是可以破壳而生了,却仍旧孤零零的一个人,我好想念这些本来可以成为好友,互相分享和支持的共同成长时机,老师们,我现在还可以怎样呢?请帮帮我吧!现在她们的物质基础和工作都还是一如既往的稳定成熟,并且还结了婚生了小孩,而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我的那些问题和心事与困难并不是我所独有的,我也没有自己从前想象的和别人多么不同,或者与社会格格不入,自尊心和正确的自我认知评价也艰辛万苦地寻求了回来,虽然我现在的自信心和安全感回来了,可是每当回忆起这些人和经验,我就难受和伤感,我还可以和这些昔日的友人走近么?我可以怎么办呢?我实在蠢笨到了极限了!!我总是会黯然神伤的认为由于积累的不同,我们的生活品质差异和区别等条件似乎已经无法使我和这些盆友等再有深度的关系了是么?她们也已改变了,情感已经淡漠隔阂了,她们现在也越来越现实导向了吧!我这才千辛万苦地找回来了自己,不再游离失所的迷失自己是谁了,可是这个过程历尽千辛,损失了这么多值得么?

发布于2016年3月03日 星期四 16: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