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我的成长烙印

在我的侧脸靠近耳朵的地方长着一块两三指宽的胎记,密密麻麻的黑点形成一片乌黑,每次照镜子都觉得不堪入目,非常痛苦,尽管理智告诉自己应该坦然接受,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块胎记吗,那还有人残疾呢…但是每次看到心里就像被滚烫的开水烫了一下 。

在小时候,只是隐约意识自己脸上有块很丑陋的东西,到了初中,开始在意自己的形象,便跟家里人说想去医院看看,但是我妈却压根没想要帮我去除这块胎记,反而她还觉得我要打扮那么漂亮是要干嘛,谈恋爱还是要干嘛…她就觉得我只要用功读书就好了,其它的一切都不要管不要弄。

后来上了高中更加一发不可收拾。变得不愿社交,上课啊,考试啊,都想着这事,就像整个人深深地陷入了泥潭怎么都拔不出来,反而越陷越深。在这种状态下自然没有办法专心学习,后来高复了一年才考了个三本,曾经在高复的时间想买安眠药,结果买不到。

大学之后,想过自己靠课余时间做兼职攒钱自己解决这个问题,结果差点被卖到酒店做陪酒。期间因为非常想要攒钱,非常短暂的时期内跟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人发生性行为(结果是一分钱也没要,当时是想要干干净净的斩断关系)

即便如此,实习的时候挣的钱除了自己必要要用的部分,其它的都补充家用,现在想想很疑惑为什么当初自己不把那笔钱拿来去除胎记。

到现在,已经考研考了两次,也没有考上自己心仪的学校,第二年备考期间,总是失眠,总是很焦虑。出来的结果很糟糕,爸妈只是指责说,你就是不努力,我们一为你付出那么多之类的。

到现在,也很焦虑,整夜整夜地失眠。虽然看起来还是健康的一个人,但整个人暗淡无光,颓颓然如行尸走肉。二十几岁了也没有正儿八经地谈过恋爱,心理清楚自己是逃避,不愿把最丑陋的一面示人。

分析自己人生这么些年的经历,就愈发无法谅解父母对于这件事情处理的态度,我爸甚至曾用嘲笑的口吻说这是我的心头病,我妈一直说家里没钱,等有钱再弄,等上大学再弄,等结婚再弄。

然而,我想,我的最美好的年华都已经毁了,我将永远不会有一个明亮的多彩的青春。

在这不眠之夜唠唠叨叨,神智不清地写下这些,以求一二指点,以在这错综复杂缠绕扭曲的关系中透出一丝光亮。

发布于2016年3月22日 星期二 05:4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