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写给简单心理的一位提问者

我昨天晚上临睡前看到你又提了一个问题,因为太晚了,就想今天早上回,但是今天早上发现那个问题不在了。

我就把回复写在这里,不管你能不能看到,算是对我自己的一个交代吧。

你提到了谵妄的问题,这是个诊断,我们没见过面,没有交谈过,所以我不好说。

但退一步说,即使真的有谵妄,哪又怎么样呢?找一个分析家不就是为了做一个治疗,让生活继续的吗?

你说你的分析家让你去信宗教,恕我无法苟同他的看法,如果是这样的话,还要精神病治疗机构做什么?还要我们这些直面疯狂的分析家做什么?大家都去拜神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我想讲一个我的师公Michel Guibal跟我说的事情,他现在已经快要走到生命的尽头了,他岁数大了,目前因为癌症在接受化疗,身体状况不好。

他说他现在还有两个分析者,其中一个他之所以接,是因为,那个人打电话给他,说,“您好,Guibal先生,我是精神分裂”,师公回答“您好,精神分裂先生”

师公在这里玩了一个文字游戏,通常我们介绍自己时会说自己的名字,但对于这个分析者而言,精神分裂这个标签似乎比他的名字更能代替他。

师公在自己这种状态下,接待了这个分析者,因为他说他很担心被这个标签压垮的人。

我不知道你是否看得到这个回应,总之,我想说面对任何一个想要碾压你作为一个人的权力的时候,不要妥协。

在分析关系里更是这样了,你花钱,觉得不合适就换一个更合适分析家,不要因为一个分析家的无能给自己造成困扰,因为分析家只是一个被假设知道的主体,而且是被你假设知道。

发布于2016年3月30日 星期三 15:3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