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婆婆:小家庭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背景】我们已婚2年,有一个宝宝,较长期异地。

【家庭成员描述】

1. 丈夫母亲:强势控制欲强、缺少同理心、个人边际不清:容易将外人看毫无关系的事认为是针对她、情绪爆发时歇斯底里、自尊心强、缺乏安全感、不懂与人沟通、有失眠史、猜忌敏感、生活态度消极凡是都是往坏的方向想,但是心情平稳期可以与家庭成员有良性互动,也愿意帮助家庭成员。

2. 丈夫父亲:平时较为乐观、不修边幅、语言表达能力较好、较少主动承担家庭责任、非常典型的逃避型(遇有不知如何回答或处理的问题,故左右言它非常突兀的转移话题,发生频率高)、遇内部矛盾以忍耐为主、但遇外部矛盾(对家庭成员外)不忍耐。

3. 丈夫:理智、洞察力强、极固执、行动力强、语言表达能力(或兼理解能力)差:主观不愿与人交流/客观缺失能力、隐忍能力强但爆发时无法控制自己情绪,有自残行为(与母亲争吵时受不了打自己)但最近有减少,有同理心,重情知恩,同父亲:在非亲密关系相处时能收放自如,但亲密关系处理以忍耐为主,有类似于父亲的逃避行为,对亲密关系有恐惧。

4. 妻子:平时较为乐观、生活条理性差、大大咧咧、敏感、语言表达能力较好,五大性格测试结果(外倾性:21/44,宜人性:30/40,尽责性:23/44,神经质:11/36,开放性:31/36)、因生活道路较为顺利对于生活的阴暗面(如脏话)接收能力差。

【问题描述】

小家庭与丈夫原生家庭不在同一城市,因此大约几个月可以聚一次,但是几乎相处一段都要爆发激烈的矛盾。有时是非常小的事情:例如孩子衣服买的不合奶奶审美,奶奶认为是妈妈故意针对她,继而爆发剧烈争吵。一般不管什么争吵到后来会言及妻子抢走了儿子之类的话,伴有人身攻击侮辱。

看到这里老师可能明白描述者我是那个妻子。那换第一人称描述(毕竟描述还是有一定主观性)。

一开始我会努力和婆婆解释事情不是她想的那样,但是一般没什么效果,每次吵架必须要等她把情绪完全发泄掉(2-5天不等,甚至更长)才可以正常相处。发泄情绪的方式主要有骂人离家走等等。几次解释无果之后,我认为这是婆婆在“作”因此心中非常不痛快也不理解,会反驳几句(有克制的),有过一段时间的对他们的冷暴力(因为个人性格家教原因,仍能在必要时候如过年过节做到礼数)。

但是我明白,人与人的关系是需要磨合的,大家都应该尽力往良性的方向努力。婆婆的一些行为定有其童年生活环境的因素,有她的性格缺陷,也有她对儿子的爱,而丈夫在其中非常痛苦,因此之后的矛盾一般作为妻子我会尽量去附和婆婆(但有时触发底线了仍会有一些辩驳),而在日常生活中尽量对父母更关心,利用网络和快捷的电商给他们多一些问候多一些体贴,丈夫不懂得聊天,我多陪他们聊聊近况,有时没事寄东西给他们等等,并且在相处中努力找她的可爱之处,让自己喜欢她。

但是最近一次时隔不到两周时间,有2次吵架。皆是因为细小的原因(如上例衣服相似)

>> 第一次,婆婆是依旧发了很大的脾气几乎就是整天在骂人谁都骂,什么都骂的出。期间我诚挚地和婆婆说我理解她(真心觉得能理解她同情他们),耐心解释也道歉了。但是还是依旧,并开始越来越针对我,我很生气,忍了一天后也说了一句反驳的话(例如“要不是顾忌XXX我早就不忍了”)。还是吵。我非常痛苦,因此不再和他们说话了,丈夫因为觉得我没有做出努力也对我发了脾气。我后来还是觉得她其实很可怜,再次主动说“我不应该说那个话”,做了道歉,也做了很多安抚的工作。第一次道歉没有什么反馈,不理我仍然接着吵。后来又倒了一次歉,才缓和了。

>> 时隔1周,又是类似的情况又来了一遍,这次事情更小。我受不了了,反抗了一下(以衣服为例,反复说“妈妈买的衣服不许穿”,我当时就给孩子穿了),当时丈夫认为我是故意激化矛盾,因此对我发了脾气,他母亲更不依不饶,如是比第一次更大的爆发了。这次的爆发我没有再道歉,因为对他们已经彻底失望,所以争吵的结束是不了了之的(他母亲一般发过一大顿脾气后慢慢就平静了)。公婆回了家。

>> 以上是两周内发生的事。之后有一些很少的联系,一周视频一次,大约过了一个月。接着来了第三次吵架,是公婆回家后因为另一个理由怪我们不去看他们,电话和丈夫大吵了一架。这一期间,因为我心生对丈夫及他父母的灰心,不再热心和他们联络,有冷暴力嫌疑,因此丈夫在他们吵架后指出我的不对,认为我有责任。

事情可能发生了到目前有2个月左右。这2个月期间发现自己不再像以前那样,发生矛盾后可以及时调整,重新充满希望的投入生活,现在连工作也无法集中注意力,让自己快乐的点变得很高,即使和宝宝玩也提不起精神(我努力找了2-3件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每天坚持做,并强迫自己尽力不回忆不快,把注意力投入到原本能让自己快乐的事情中去,有效果,但也有很大反复,特别这次最近又吵的一次。)我也反复和自己说,并不存在不出矛盾的家庭,没有完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等等。

灰心的原因主要是觉得这就是个死循环:争吵 妥协无果 争吵 妥协无果 继续妥协 争吵到婆婆气消了自动停止。第二个原因是我的妥协 丈夫看不到 只要没有达到他们的妥协要求(即低声下气说都是自己错了) 就是你做的还不够好。第三个原因是丈夫没有能力安慰我 他应该也能够体会我的痛苦 但是能力有限 无法起到有效沟通 不能安慰到我 (例如,只会说不要生气了)

另外一个原因是,我认为我看的很清楚(我知道肯定还有其他角度看问题,但是我现在钻牛角尖了,越认为自己看的清楚,越是觉得自己道理都懂,越是难走出来)

1)婆婆是个非常难相处的人,有人格障碍,有抑郁狂躁倾向,极难改变。(我描述的不具体,但家人都有共识,我建议他们带她去看心理医生缓解,没人去做)

2)丈夫和我异地,虽然我们都很爱对方,但这对感情是个障碍,而且客观条件不允许短时间内解决这个问题。

3)丈夫与他父母生活时间很长,他已经习惯了和他们相处的模式,他无法理解这对我是极大的挑战和痛苦。加之婚后时间长了,爱慢慢会淡,加之异地,他对我的不理解会加深。

4)他亦不懂表达,有了矛盾两头哄,但是他母亲属于必须要气消了,发了一段时间脾气过了一定时间才能好的,哄只是缓解;而我不善于表达自己的负面情绪,有时候就是不开心也说没事,他有时候也忽视我的感受,哄我时也只是简单说看开点不要不开心。(这个我努力在调整,也向他诉说我有痛苦,但一他认为这可以忍忍就算了,二他经常拒绝沟通,三他和他母亲一样有很强的防御意识,说什么都认为是指责他们,而我只是想帮助他了解我心情,我在沟通过程中反复强调我的目的只是沟通不是吵架说他或者怨他母亲,但很难取得他理解)而且两头哄,并不能解决问题。但是他会觉得两头都有委屈,哪边也不想伤害。

5)故事叙述中没有丈夫父亲,因为他始终只是默声,无法阻止他母亲歇斯底里的行为(如半夜去另一个城市),也无法劝慰她。他是他们那段婚姻的受害者,痛苦更深。而我,担心成为另一个他。

6)赡养父母是责无旁贷,没有第二句话。但是我担心如果这样以后长期一起住了,大吵小吵,会让我和丈夫这个家庭关系第一级的关系出问题,对孩子也会有影响。

另外有背景,一开始结婚就是他父母不同意,闹了非常厉害。他们的心结是儿子为了一个女人离家千里,这心结每次吵架都要再翻一遍,这也是丈夫的心结之一。

【问题总结】

短期:怎样走出现在的这个灰色心情地带

长期:怎样做使整个家庭关系走向好方向

哎 幸福是要靠自己努力得到的 不管怎样 还是要加油!

发布于2016年4月12日 星期二 12:0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