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精神疾病康复了,但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怎么办?

我的人生完蛋了吗?如果没有,我又该如何拯救自己呢,重新开始呢?

活得很痛苦,千言万语不知道如何说起,我尝试整理下。

以下您看到的是一个精神分裂患者(或康复者)的自述。

如果要按照心理学从童年分析的话,其实我的童年过得很愉快。没有遭遇什么不好的事情。唯一的事情是三岁那年生了场大病(心肌炎),据父母说都快要死了,后来抢救过来了。在之后的日子里,父母要求我放学后就在家里玩,因为害怕玩闹引发感冒再引发疾病。因此也养成了我好静、孤僻、喜欢幻想沉思的性格。为后来的事情埋下伏笔。除此之外,我成绩优异,被家族的人给予期待,受到的赞誉多,而且因为听话从没有受到父母的责骂殴打什么的,在这样安逸的环境中长大虽然美好,却为后来的事情埋下了隐患。不谙世事、缺乏交际、承受挫折能力差,不仅引起了我的疾病,甚至是可能会伴随我的一生。当然这种性格对学业却又是好的,初中的时候我还拿过年纪第一,谁料到此后的经历如此坎坷。

直到高中开始了,一个普通班的混混因为说我说了一句骂他的话,就叫了一群人把我打了一顿。当天晚上有一个高年级的人来说,事情如何如何私了。因为我没有遇见我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如何处理。后来有人告诉了老师,结果老师知道了没有处理,就随便问了问,现在觉得那个老师是很失职的,根本就不配当老师。回家跟父母说了,在父母看来,孩子们之间打闹是很平常的,说只要不再次发生就算了。我觉得好像有道理,就继续去了学校。可是渐渐在发觉同学瞧不起我,还有些人说些风凉话。可能他们觉得我听信那个私了的话是很傻的,或者他们觉得我这样不了了之很没用。但我是按照父母的思维在想,只要没有下次,也就算了。事实上那个人也再没有出现在我面前,可是我没有考虑到其他同学看不起我的看法。可是可能我之前的不谙世事、缺乏交际埋下的伏笔,也可能因为发生这样的事情别人不愿意和我交往(当然还是有些人心肠好些的),我渐渐就自闭孤僻了,独来独往的,反正那时候的事情已经记不太清了,也还有一些朋友玩得好的吧。好像我成长得要比别人慢,心理年龄赶不上别人,懵懵懂懂的,也没有任何的心理支持(在当时2000年左右的那个地方小镇,甚至都不知道有心理疾病这样的概念)。疾病的起因是在路上,有人指指点点我,就是那个家伙。意思我就是被打的人。就这样引发了我幻听的毛病。到现在精神疾病经历这么多年,我都主要是幻听的症状(当然幻听本身也包含了妄想和敌意),没有言语不清、胡言乱语的症状,我的意识一直是清醒的,可能也是这样起病的原因。也可能是不幸中唯一的幸运了,因为我的思维能力还是好的。因为疾病的原因我又错误的在高三报复了不相干的人。

这也是我起病病程很长的原因,直到大一开始在学校我才发病,然后休学,上学,又肄业。中间经历几次住院,因为精神疾病可能本身就好像处在梦幻之中一样,很多事情自己是看不清楚的,懵懵懂懂的,所以不停的磕磕碰碰,折腾的半死。当时一方面是心理年龄小,世俗生活能力差,一方面对疾病的了解认识也是有限的,只是去求助医生,自己没有深刻的认识。

结果花费了很多年才获得了自知力。

后来就出去上班,那个时候我以为自己就好了,把自己当正常人看待,也努力加强自己的交际能力,结果做得还不错。也比较自信了。那个时候是我最开心的一段时光。

后来去一个亲戚那里做事,我觉得他对我要求过高,可能在成年人看来,我的能力和水平是很差的(就是我在社会上生存的能力还是很差的),他让我意识到,自己的确是有很多不足的(包括上面能思考到童年的不足也是在那之后),然后我好像又没有什么路径和方式去提升起来自己,挫折感很严重,再加上经济压力大,我又住院了。

后来回家了,尝试出去工作过几次失败了,就在本地,而我好像发觉因为我的生病,大家记得我,有的人看见我故意莫名其妙的笑,有的是在背后暗笑,还有人到我家来,上上下下的把我打量一番,当然也有比较正派的人还是很尊重的和我交往的。可能他们觉得我太傻或者太没用了。在这些世俗的人眼里,没有公平的评议,没有善良的恻隐之心,只有“某某某太老实、没用,某某某可滑稽了”这样的评价。我渐渐才觉得得了这个疾病,在农村被人瞧不起、或者被疏远的事实。我在本地工作的时候,觉得也有些人知道我的疾病,我觉得别人都歧视我。我也不喜欢去市里,因为我当时发病别人都知道,那些同学都记得我,我也不想见任何以前的同学。。。。。。

--------------------以下在现在的问题------------------

其实刚回家的时候,我还是很阳光的,只是当成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可是渐渐就宅了几年了,越宅越好像颓废了。我好像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因为我在家把之前的书信拿出来看了下,才发觉当时玩得好的同学,其实也是在书信里嘲讽我,把我当傻子。然后我又回忆起高中的事情,虽然这个事情过去了十几年了,本来我应该忘记了(事实上出去工作还不错那段时间我把这些都忘记了),但我又记起了,因为我的逻辑是要不是当时的错误,就不会有我现在这样悲惨的命运。

我现在才清楚当时自己太简单了,而父母老师又太粗心大意了,导致了我现在。其实我现在也想振作起来,可是如果去附近或者市里工作,知道我的疾病的人,谁要我呢,心肠坏的人还要背后议论。出远门父母不放心。这样我就没出路了。

好像我的潜意识逻辑就是这样的。所以我好像有点PTSD了,不受控制的闪回过去的经历,然后也跟父母闹过,觉得一切都是他们造成了。活得很痛苦啊。就是那种思维不受控制的老想烦心事的时候,真是越想越烦,我觉得这也是精神疾病的症状了,因为老沉浸在思维里本来就是起病的原因。但我有自知力,这反而加重了我的痛苦,好像我现在还有神经症,身体很差,有点虚,能量水平低,没有精力。有时候还内脏疼。这样亚健康下去,我可能会得慢性病。

我也想忘掉过去,振作起来,重新开始。按照心理学的方法(比如重构理论什么的),我在本子上写了很多重新解释过去的话,也写了很多现在应该怎么做,保持一个什么心态的日记吧,当时我是心态调整好了,可是过几个小时,我接触到别的什么信息,或者忘记那几句话,我又不开心了。如果早上起来没休息好,心情差的话我又容易想起过去。有时候我努力去做自己想重新开始做的事情,但没几天,隔三差五,我自己总被自己打断了。我无法改变周围人对我的态度,也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

我也下载了很多心理学的书来看。看的时候能够调整好心理,但可能过段时间我又忘记了这些内容,这样情绪就一直起起伏伏的。我自嘲说,“人是意识流的奴隶。”我感觉人的意识是一直流动的,无法保持在原地,所以就只能随着意识,让情绪变得起起伏伏。可能我没有恒定人格吧,也可能我每天接受的信息太多,因为我上网看电视看书很多的,由接触的信息也引起我想法和心情的改变。或者说是我的思维过于活跃。又或者我没有深刻的去实践那些理论,仅仅是知道了懂了(学生思维)。这可能就是我觉得我自己用心理学来调整失败的原因。

写的有点长,多谢您看到这里。最后几段就是我现在的问题,可能是因为倾诉出来的原因,写的过程心情还不错,可是真实的生活过程中,痛苦程度要远大于文字的表达。真的感觉自己在迷途之中,看不清方向,看不清解决办法,活得痛苦而压抑。。。。。。

其实我的智商不差,生病仍然考上大学,现在智力和思维也没有因为药物而退化。所以我还想积极争取未来。我该如何走过这段人生的低谷啊。

我不知道究竟未来等待我的是什么,是更恶化的命运吗?而我又改如何避开它呢。

恳请得到各位专业老师的指点帮助。感激不尽!(如果可以,最好是分析之后1.2.3.4.5条这样的建议)

发布于2016年4月25日 星期一 09:4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