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在她的狂怒和谩骂中

结婚14年,孩子6岁。有孩子以后,由于双方家庭的差异,她父母帮着照顾。我父母在农村,且无文化,在城里自理生活都困难,照顾孩子就更难。她是独生,父母颇娇惯,从读书到找工作等均父母一手包办。我们是基于互相欣赏而结婚。有孩子后,由于照顾孩子、家庭责任承担等问题,她多有抱怨。逐步冷落,隔膜,我怀有一定的亏欠感,故努力工作,挣钱置产,照顾陪伴孩子,全力以赴。我们在沟通和亲密关系上出现问题。我只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而她死不认错且出口伤人,甚至打电话咒骂我父母和亲戚,语言恶毒不堪。我与她父母相处极好,带孩子尽心竭力,并钻研儿童教育。我不烟少酒不赌不毒,自小严格自律。她认为自己父母帮着照顾孩子,就推托偷懒。家庭建设全由我负责,我乐在其中。闹离婚两年,我同意法律程序。她骂我自私等等,真要办理,又恐惧。她说自己得了抑郁症,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对什么都无所谓。我不希望把自己建设的家亲手毁掉。在亲密关系改善上,我开始禅修和自我观照,半年来,进步明显。对于我们的关系和她的怨恨恼怒,我深为理解,但也感动无力改变。除了改变自己,我能决定的事情真的不多。

发布于2016年5月11日 星期三 11:4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