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我是南开大学物理学院即将毕业的一名学生,一名从商学院转系到物...

我是南开大学物理学院即将毕业的一名学生,一名从商学院转系到物理系的大五学生,一名强迫症和重度抑郁症晚期患者,一名在南开园里飘荡了五年的独行侠。

和很多同学一样,我从初中就立志成为物理学家,更具体地,理论物理学家。大学之前,我的人生轨迹也和大多数人一样,成绩优异,重点中学,搞物理竞赛,梦想中的学校是北大物理系,然后来到了南开。就像我在大一的一次朗诵说的那样,这是缘分。

机缘巧合,我去了商学院,然后千方百计转到物理系,大二的时候和大一新生一起学习普通物理,听您讲述麦克斯韦和电磁学的故事,我努力学习,旁听数学系课程,成绩优异,并获得了台湾大学exchange program的机会,我努力和各种老师联系,了解科研,喜欢上科研,对物理愈加热爱。就在这个时候,问题来了。

我的家庭遭遇了剧变,父亲患上淋巴癌,而我,被诊断为思维强迫症。几乎没有人真正了解这个疾病,OCD,是的,强迫症,它毁了我。每当我拿起物理书的时候,无数的莫名其妙的无穷无尽的思想侵入我的大脑,我头疼,脊椎痉挛,颓缩在寝室的小床上,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我吃药,我求医,我休学,还是没有治好病。渐渐地我患上了抑郁症,深深不可自拔,我变得内向,不可理喻,惶惶不可终日。我想大多数人会说,认命吧,放弃物理吧,混个学位找个工作,就这样吧。

可是我依然清晰的知道,我可以,我爱物理,我曾经在物理中获得了无以言表的乐趣,我赞叹数学分析各种定理相互嵌套的精妙证明,我梦想着像麦克斯韦那样写下神来之笔的位移电流项,我悲伤玻尔兹曼无人理解的痛苦,我迷恋量子力学神奇的数学形式和背后诡异的纠缠以及测量问题所带来的认知论困惑。虽然我抑郁,我强迫症,我仍然可以从PRL上的新闻获得引力波迹象的喜悦,我仍然可以分享希格斯在那一天的复杂泪水,我仍然对冷原子,BEC,强关联等各种神奇的系统保持好奇心,所以,虽然我是一名精神患者,一名被外人视为废物的人,我想学物理,我想继续学物理,我真的不想离开物理!!曾经我健康的时候,我可以学好物理,如果我没有病,我现在可以是最优秀的学生,为什么上帝不公平,为什么我会被OCD折磨。物理世界没有为什么,只有可怜的人类才会问为什么?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呢!

事实上,因为休学,我不能保研了,虽然我的成绩单看起来不赖。 我也不太可能出国和考研,因为我现在的精神状况很糟糕。

今天,我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我想一个人去流浪,或者去尝试着皈依佛教,当我获得解脱,强迫症和抑郁症改善的时候,我去北京大学旁听物理系课程,我一个人刷ARXIVE,我去北京找老师做研究,做独立的研究,但不是民科,有朝一日,如果上天眷顾我一丁点,也许我可以再申请PHD。但是这样,我对不起我的父母,我将放弃正常人的生活,我以后不太可能有婚姻,子女,我也许会孤独终老。是的,现实看起来一点都不浪漫。这是一个疯狂的想法,but who knows? 我已经是一个异类,一个不正常的人了!

发布于2015年2月07日 星期六 22:2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