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请问受虐狂适合精神分析流派吗?

有比较强烈的受虐施虐倾向,当然童年也有过创伤,一直在做精神分析治疗。咨询师说我们进展很快,虽然治疗过程带给彼此非常多的痛苦,其中有部分原因就是我有受虐倾向。现在我甚至觉得对痛苦上瘾了,我喜欢被分析潜意识破处防御带来的痛苦,惊恐发作焦虑发作解离崩溃,自残都无所谓,甚至这种痛苦尤其是极端的能带给我兴奋快乐和满足,就像嗑了摇头丸一样。

现在咨询也陷入了困境,如果不分析那就没进展,分析本身就完成了受虐的过程,如果他选择中断那就再次让我觉得被抛弃。

那像我这种情况还适合精神分析治疗吗?治疗师或者我应该怎么做?

发布于2016年6月11日 星期六 09:1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