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下定决心在简单心理预约了咨询,还是很忐忑,有些心里话想在这里说说

六年前家里扛不住我的抑郁和躁狂爆发带我去西南某著名三甲医院心理科做了诊断,记得医生就问了我几个问题五分钟不到就开药了。奇怪的是至今我也不知道诊断结果,也记不得开了什么药。印象深刻的是当晚吃了第二天醒来发现嘴里全是血,吓得我一大老爷们哭着脸喊妈救命。后面去问医生的时候,他表示我吃药的顺序错了。本来父母方就不是很有意愿带我查,于是治疗的事不了了之。

记得那是人生最黑暗的阶段,我花了很长时间来搞清楚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后面出了社会,慢慢开始自己面对自己以前非常抗拒的一面时,也有勇气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或许医生有可能听信了监护人的话,觉得我有攻击倾向吧。

我在家里的攻击倾向,是那时我求生的本能好不好。

没靠药物在外面勉强撑着。没过几年,我接到紧急电话,连夜赶回重庆某精神病院看望那位曾经折腾我近乎崩溃的他。

进病房门那一刹那,迎面而来的是自己犯病时最熟悉不过的那种不削与抗拒的眼神,“你怎么来了?”。但他太善于隐藏,转瞬即逝。立刻转变为世俗的客套。

我恐怕永远忘不了那个眼神,以至于后面终于又有力气尝试和他交心的时候,提到这点,他依然闪烁其辞,找各种理由来告诉我:“不是那样的”。

我不属于那个时代,共情能力再强大我也只能了解而无法体会究竟是什么样的环境让一个人在亲密关系面前将自己隐藏得如此之深。我只能深究到他奋斗的,活着的历程比我辛苦一百倍,而我却很难从心底原谅和感激他。

父爱如山,记那如山的父亲,和我自己再也找不回的曾经。

发布于2016年7月31日 星期日 07:1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