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详情

一直被拒绝,从原生家庭到两性关系

今年二月,一直有好感的男同事对我表白了,当时,我以为我终于可以幸福,然而

我们认识于2010年,成为同事初见我便被他吸引,第一个星期我听说他有一个稳定的女朋友,我压抑了自己的感情,视他为一个好朋友,三年后因为事业发展我离职了,他结婚了,几乎同一时间发生,又并无关系。离职三年来,我们很少联系,去年,他因为婚姻工作烦恼跟我倾诉过几回,有一两次言语越界了,我选择故意疏离保持距离。然而初三他喝多了跟我表白。压抑多年而又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的我,任由自己的情感倾斜。之后他的脆弱消极让我清楚的认识到,他决定牺牲对我的感情,不停的重复辜负了我,对不起老婆,看不起自己。高傲的我,本应该潇洒的拉黑他永不联系,然而,我发现了不一样的自己,我无法控制的联系他联系他,一次次忍受被拒绝的痛苦,哭了一回又一回,好几个月了,影响心情,影响工作。白天,若无其事的工作与同事玩笑,夜晚,夜夜消极让本该加班完成的工作次次拖延,被拒绝的伤痛,被抛弃的痛苦吞噬了我。

我的父母早婚,出生后由爷爷奶奶抚养长大,从小受到爸爸这边亲戚无微不至的关怀,但依旧有被原生家庭严重的抛弃感。从未与父母一起生活,与母亲关系恶劣,曾经我试图跟她和平共处,直到2009年爸爸邀我回家过周末,她单独短信我让我不要回去,因为她没有精力照顾两个人,指出我是她最大的负担,如果我坚持回去,她就只能飞走去别的城市,此事发生之后,我收到了巨大的伤害,我主观停止了所有跟她的联系,即使她偶发消息,我也是客气的回复,七年这种频率也不超过四次。

我个人认为,我对这位已婚男士的感情需求,可能跟母亲给我捅出来的这个大坑有很大关系,请老师予以指导,祝我恢复健康,感激不尽

发布于2016年7月31日 星期日 21:02:23